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天堂的金币 美文标题

天堂的金币

时间:2013-06-30 14:55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Tears 阅读: 发表评论


      午后的校园。

       嘈杂的走廊,安静的阅览室,火热的球场,葱郁的林荫道,雅致的喷水池,加上广播台不绝于耳的“齐秦”也恰倒好处,这一切的一切都会使人联想到伊甸园。

       不过,在教学大楼左侧,有一幢大楼,与周围环境及不谐调,显得死气沉沉,但又不失威严枣这就是“3号楼”。

        有关3号楼的事,尘在初中时代就有所耳闻。现今就读于名牌大学的几位师兄师姐谈起 3号楼的往事就像是在拍恐怖片,但他们的故事往往只说一半就打住了,几声叹息仿佛成了永恒的省略号。要想知道更多,尘只有自己到3号楼去。可门房间的老头是决不允许他上楼的,甚至不允许他在楼下游荡,这倒反而使尘的好奇心更强了。

        有一次,他从楼下走过,发现挤着一大堆人,一问才知道是“浪哥”出事了。“浪哥”可是学校里的明星人物。不是因为他人长得帅枣相貌平平,1.72米得个头,脸上还不失时机地装点了几颗青春豆,无论如何无法与“帅”、“酷”之类得词联系起来。他的学习成绩也很糟糕,虽说呆的是全城数一数二的王牌完中H中,但靠六、七十分混日子的学生,说他“学业出众”实在有辱该校形象。“浪哥”的出名是在去年愚人节,他给一位女老师送上一朵玫瑰花,并以某男老师的名义留了条,弄得她整天神情恍惚。后来这事不胫而走,简单的玩笑很快在流言蜚语中发展成一部言情小说。再后来事情闹得更大了,那位男老师的女友也相信了谣传,居然吵到校长办公室,恰逢市教委领导来校视察,这出闹剧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这位仁兄一见娄子捅大了,倒也敢自首。校长盛怒之下要开除他的学籍。这位大哥的爹娘几次三番跑到校长室苦苦哀求,最后都跪下了,校长大人才勉强答应撤回圣旨,改记大过一次,留校察看。至于那位男老师的女友最后还是和他说拜拜了,而那位多情的女教师声称遭受了很大的伤害,更没脸面对学生,于是辞职了。同年级组教历史的老太说她下海了,还混得不错呢。其实她早不想干了,这次的事恰好给了她机会……

       不管怎么说,“浪哥”就是这么一个不安定分子,可在他入住3号楼两个星期后竟服大量安眠药自杀了!药是从上铺的“耗子”那儿偷的。“耗子”是个好开夜车又胆小的主儿,出事那天直把他吓得尿了床。“浪哥”没留下什么像样的遗言,只在一张白纸上用鲜血画了个大大的“!”。他总是出乎人们的意料,死了也一样。

       派出所例行公事的调查过后,事情很快就平息了。后来的故事诸如有人在校内组织学生代表向校方示威;警方调查结果是他杀;“浪哥”魂游3号楼,其真实性就值得怀疑了。

       但不管怎么说,“浪哥”的死更使3号楼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使3号楼成为一个神话、一个传说。

       至少尘是这么想的。

       尘至今仍无法相信,自己现在就趴在3号楼的阳台上。就这么一个年久失修的破楼,每年应届高三毕业生都必须住进去闭关修炼,只有等到高考前一天才能刑满释放。整日整夜的模拟考、练习卷就是这里唯一的生活方式。单调的生活使尘对3号楼不再感到神秘,取而代之的是厌倦。

       班主任刚才找过他了,是关于推荐的事。名额只有一个,校领导将在尘、欧阳杰和另外一位同学中挑选一名推荐到城里最好的高校A大。其实尘是对此不抱幻想的,因为幸运儿一定是“另外一位同学”。尘对他(她)是一点儿也不了解的,但只要知道一条就够了枣“另外一位同学”的老爸是某建筑公司的大官儿,他答应校领导年底重修3号楼……

       在班主任向他强调紧迫感和危机感的时候,尘感到有人在背后盯着他。这目光太强烈了,使尘感到很不自在。班主任走后,尘转向走廊拐角处:“出来吧。”

      拐角处闪出一个瘦长的身影,一双眼睛因熬夜而通红。此时这双红眼睛又泛出另一种异样的红光。“红眼睛”头也没抬,只是与尘擦肩而过的时候抛下一句话:

“别太得意忘形了,最后的赢家是我!”

 “红眼睛”的名字叫欧阳杰。

  
 三

  
       当尘重新回到阳台上的时候,发现辉占了他的位置。辉的脸色是苍白的,通红的眼睛没有了神采,甚至连每一根头发都给人萎靡不振的感觉。

“理科班也不轻松嘛。”话一出口就觉得用这样的废话来作开场白实在有些傻,而且这话带有五十步笑百步的自嘲意味。

“轻松?轻松都写在总务处袁老头脸上了。”

 “何以见得?”尘知道辉总是语出惊人。

“他向我们班推销的滞销台灯被一抢而空,你看他这两天走路都在笑。”

       尘记得是有这么回事儿。袁老头的长相和他的名字一样,圆圆的脸、圆圆的身躯、圆圆的鼻子上还顶着副圆圆的眼镜。他经常向毕业班推销些生活用品,因为3号楼里的学生是不能随便走出大楼一步的,所以袁老头的货销路一向很好。当然,他有时也推销些参考书。上个星期好象有这么一次,那是一本历年高考题集锦,2元一本。据说欧阳杰在他推销前一气把六十本全买下了。尘起先不信,因为尘和欧阳杰是一个寝室的,他只看见过一本这样的书,欧阳杰把它当宝似的藏着。可后来据负责学校环境卫生工作的驼背老太婆说,她有一次在垃圾箱里发现一个大麻袋,里面装着一大捆一模一样的书,点了点一共五十九本……

       尘一想到袁老头的模样就想笑,辉也跟着笑了,对3号楼来说,这笑声真是久违了。

共4页: 上一页 1 2 3 4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生活的恩赐 下一篇:浪漫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