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美文 > 活着 美文标题

活着

时间:2013-06-24 10:19 来源:散文网(8888ln.com) 作者:admin 阅读: 发表评论


 一位真正的作家永远只为内心写作,只有内心才会真实地告诉他,他的自私、他的高尚
是多么突出。内心让他真实地了解自己,一旦了解了自己也就了解了世界。很多年前我就明
白了这个原则,可是要捍卫这个原则必须付出艰辛的劳动和长时期的痛苦,因为内心并非时
时刻刻都是敞开的,它更多的时候倒是封闭起来,于是只有写作,不停地写作才能使内心敞
开,才能使自己置身于发现之中,就像日出的光芒照亮了黑暗,灵感这时候才会突然来到。

长期以来,我的作品都是源出于和现实的那一层紧张关系。我沉湎于想象之中,又被现
实紧紧控制,我明确感受着自我的分裂,我无法使自己变得纯粹,我曾经希望自己成为一位
童话作家,要不就是一位实实在在作品的拥有者,如果我能够成为这两者中的任何一个,我
想我内心的痛苦将会轻微得多,可是与此同时我的力量也会削弱很多。

事实上我只能成为现在这样的作家,我始终为内心的需要而写作,理智代替不了我的写
作,正因为此,我在很长一段时间是一个愤怒和冷漠的作家。

这不只是我个人面临的困难,几乎所有优秀的作家都处于和现实的紧张关系中,在他们
笔下,只有当现实处于遥远状态时,他们作品中的现实才会闪闪发亮。应该看到,这过去的
现实虽然充满魅力,可它已经蒙上了一层虚幻的色彩,那里面塞满了个人想象和个人理解。
真正的现实,也就是作家生活中的现实,是令人费解和难以相处的。

作家要表达与之朝夕相处的现实,他常常会感到难以承受,蜂拥而来的真实几乎都在诉
说着丑恶和阴险,怪就怪在这里,为什么丑恶的事物总是在身边,而美好的事物却远在海
角。换句话说,人的友爱和同情往往只是作为情绪来到,而相反的事实则是伸手便可触及。
正像一位诗人所表达的:人类无法忍受太多的真实。也有这样的作家,一生都在解决自我和
现实的紧张关系,福克纳是最为成功的例子,他找到了一条温和的途径,他描写中间状态的
事物,同时包容了美好与丑恶,他将美国南方的现实放到了历史和人文精神之中,这是真正
意义上的文学现实,因为它连接着过去和将来。

一些不成功的作家也在描写现实,可他们笔下的现实说穿了只是一个环境,是固定的,
死去的现实,他们看不到人是怎样走过来的,也看不到怎样走去。当他们在描写斤斤计较的
人物时,我们会感到作家本人也在斤斤计较,这样的作家是在写实在的作品,而不是现实的
作品。

前面已经说过,我和现实关系紧张,说得严重一些,我一直是以敌对的态度看待现实。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内心的愤怒渐渐平息,我开始意识到一位真正的作家所寻找的是真理,
是一种排斥道德判断的真理。作家的使命不是发泄,不是控诉或者揭露,他应该向人们展示
高尚。这里所说的高尚不是那种单纯的美好,而是对一切事物理解之后的超然,对善与恶一
视同仁,用同情的目光看待世界。

正是在这样的心态下,我听到了一首美国民歌《老黑奴》,歌中那位老黑奴经历了一生
的苦难,家人都先他而去,而他依然友好地对待世界,没有一句抱怨的话。这首歌深深打动
了我,我决定写下一篇这样的小说,就是这篇《活着》,写人对苦难的承受能力,对世界乐
观的态度。写作过程让我明白,人是为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所
活着。我感到自己写下了高尚的作品。一

我比现在年轻十岁的时候,获得了一个游手好闲的职业,去乡间收集民间歌谣。那一年
的整个夏天,我如同一只乱飞的麻雀,游荡在知了和阳光充斥的村舍田野。我喜欢喝农民那
种带有苦味的茶水,他们的茶桶就放在田埂的树下,我毫无顾忌地拿起漆满茶垢的茶碗舀水
喝,还把自己的水壶灌满,与田里干活的男人说上几句废话,在姑娘因我而起的窃窃私笑里
扬长而去。我曾经和一位守着瓜田的老人聊了整整一个下午,这是我有生以来瓜吃得最多的
一次,当我站起来告辞时,突然发现自己像个孕妇一样步履艰难了。然后我与一位当上了祖
母的女人坐在门槛上,她编着草鞋为我唱了一支《十月怀胎》。我最喜欢的是傍晚来到时,
坐在农民的屋前,看着他们将提上的井水泼在地上,压住蒸腾的尘土,夕阳的光芒在树梢上
照射下来,拿一把他们递过来的扇子,尝尝他们和盐一样咸的咸菜,看看几个年轻女人,和
男人们说着话。

我头戴宽边草帽,脚上穿着拖鞋,一条毛巾挂在身后的皮带上,让它像尾巴似的拍打着
我的屁股。我整日张大嘴巴打着呵欠,散漫地走在田间小道上,我的拖鞋吧哒吧哒,把那些
小道弄得尘土飞扬,仿佛是车轮滚滚而过时的情景。

我到处游荡,已经弄不清楚哪些村庄我曾经去过,哪些我没有去过。我走近一个村子
时,常会听到孩子的喊叫:

“那个老打呵欠的人又来啦。”

于是村里人就知道那个会讲荤故事会唱酸曲的人又来了。其实所有的荤故事所有的酸曲
都是从他们那里学来的,我知道他们全部的兴趣在什么地方,自然这也是我的兴趣。我曾经
遇到一个哭泣的老人,他鼻青眼肿地坐在田埂上,满腹的悲哀使他变得十分激动,看到我走
来他仰起脸哭声更为响亮。我问他是谁把他打成这样的?他手指挖着裤管上的泥巴,愤怒地
告诉我是他那不孝的儿子,当我再问为何打他时,他支支吾吾说不清楚了,我就立刻知道他
准是对儿媳干了偷鸡摸狗的勾当。还有一个晚上我打着手电赶夜路时,在一口池塘旁照到了
两段赤裸的身体,一段压在另一段上面,我照着的时候两段身体纹丝不动,只是有一只手在
大腿上轻轻搔痒,我赶紧熄灭手电离去。在农忙的一个中午,我走进一家敞开大门的房屋去
找水喝,一个穿短裤的男人神色慌张地挡住了我,把我引到井旁,殷勤地替我打上来一桶
水,随后又像耗子一样窜进了屋里。这样的事我屡见不鲜,差不多和我听到的歌谣一样多,
当我望着到处都充满绿色的土地时,我就会进一步明白庄稼为何长得如此旺盛。

共21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下一页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上一篇:改变一生的闪念 下一篇:两个人的历史
赞助
分享到: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用户名: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最新文章推荐文章
热门文章推荐文章

扫码关注我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