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美女刚刚停止和男友接吻,我还跪在那里舔鞋,两边又都有人过来了。我抬头一看,是两位雍容华贵的漂亮少妇,一位30岁左右,带着个5岁左右的漂亮小女孩;一位35岁左右,带着个10岁左右的漂亮小女孩。两位贵妇都穿着高跟鞋,一位穿着银色高跟鞋,一位穿着黑色高跟鞋,她们的鞋跟真高,鞋尖真长,这样的高跟鞋是她们显得更加高贵。

两位小女孩没看到她们接吻,但看到我跪在两位美女脚下舔鞋。可能是天生的优越感,她们也向各自的妈妈嚷嚷着让我也给她们舔鞋。

美女研究生笑道:“小朋友,他就是条狗,他会给你们舔鞋的。”

美女公务员笑道:“小朋友,再让他给你们磕头。”

经她们这么一说,两个小女孩的要求更强烈了。

两对情侣离开后,30岁左右穿着银色高跟鞋的少妇说道:“jian奴,还不爬上来给两位小主人舔鞋,你让她们站在那里吗?”

两位漂亮少妇坐在廊椅上,两个小女孩还站着。我连忙爬到两个小女孩脚下,咚咚磕头:“jian奴拜见两位小主人。”

刚才是给比我小十岁的美女磕头舔鞋,现在是给比我小20岁和25岁的两个小美女磕头,那种耻辱感与自卑感更强了。

“妈,你看这位叔叔给我磕头了。”10岁小美女对她妈妈说道。

“宝贝,他可不是什么叔叔,就是你们脚下的狗,就叫他jian狗。”

小女孩按照她妈妈说的:“jian狗,你会像狗一样叫吗?”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汪~“我学狗叫起来。

两位小女孩大笑起来,她们的妈妈也都笑起来。

5岁的小女孩说道:“jian狗,舔我和这位姐姐的鞋。”

我给她磕头,“是,小主人!”

10岁小女孩穿的是系畔的黑色皮鞋,5岁小女孩穿的是系畔的红色皮鞋。我跪趴在她们脚下,轮流交替舔着她们的鞋,我的舌头在5岁小女孩的鞋面上蠕动,我的舌头在10岁小女孩的鞋面上飞舞,我的舌头在5岁小女孩的鞋面上旋转,我的舌头在10岁小女孩的鞋面上翻卷。我舔啊舔,舔啊舔,把她们的鞋舔了一遍又一遍。我一边舔鞋一边在心里念着,我就是这两位小女孩的狗。虽然她们两人的年龄夹在一起只有我岁数的一半,但她们是高贵的小白富美,我也只配做她们的狗,只配跪在她们脚下磕头舔鞋。

当我又舔到5岁小女孩的皮鞋时,10岁小女孩把脚踩在我头上揉搓起来。

她得意地给她妈妈说:“妈妈,你看我把脚踩在他头上了。”

她妈妈说道:“宝贝真棒,他就只配舔你们的鞋,被你们踩在脚下。”

5岁小女孩也很调皮,她让我把嘴张开,然后把脚插进我嘴里。由于她的脚较小,整个脚几乎都插进我嘴里。

她得意地说:“妈妈,我把脚插进他嘴里了。”

她妈妈说道:“宝贝真会玩。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他就是你脚下的一条狗。”

5岁小女孩使劲把我的头往上顶,10岁小女孩使劲把我的头往下压,我的头成了她们之间的皮球。

10岁小女孩:“妈妈,我感觉我和这位小妹妹的脚之间的是个皮球。”

她妈妈说道:“宝贝,他的头就是你们脚之间的皮球。”

5岁小女孩:“妈妈,我想双脚踩在他脸上玩。”

她妈妈对我说道:“jian狗,还不赶快躺下让小主人玩!”

我乖乖地躺在地上,任由两个小女孩蹂躏。

5岁小女孩双脚踩在我脸上,“妈妈,我把他的脸踩在脚下了。”

她妈妈:“宝贝真棒,他的脸就应该在你的脚下。”

10岁小女孩双脚站在我胸脯上,居然在上面跳起舞来。

她妈妈:“宝贝舞跳得真好!”

5岁小女孩见10岁小女孩在我胸脯上跳舞,也在我脸上跳舞起来。虽然她很轻,但穿着皮鞋双脚踩在我脸上跳舞,也使我很难受。但谁让我是她的玩具呢?

过了一会,两位小女孩从我身上跳下来。10岁小女孩:“妈妈,我想骑马。”

35岁贵妇:“jian狗,小主人要骑马,还不快钻到她胯下去。”

我乖乖地钻到10岁小女孩的胯下。

5岁小女孩:“妈妈,我也要骑马!”

30岁贵妇:“那你就和姐姐一起骑马!”

5岁小女孩起到我身上。

我驮着两个小女孩沿着西边的廊道向南爬去,两个贵妇人跟在后面。

我驮着两个小女孩爬了1又3/4圈,再次爬到东北角时,30岁美少妇对两个小女孩说道:“也让妈妈和阿姨玩玩好不好?”

两位小女孩听话地从我身上跳下来。

30岁美少妇走过来,一脚踩在我脸上,用力碾压着,我的脸在她的高跟鞋下扭曲变形。我是她任意蹂躏的玩具,我唯一能做的就是伸出舌头舔她的鞋底。

5岁小女孩蹲下来观看,“妈妈,他在舔你的鞋底。”

30岁贵妇:“那就对了宝贝,他是我的狗,当然应该舔我的鞋啊。”

我讨好道:“女皇,我的舌头就是您的擦鞋布。”

她说:“算你还有自知之明。”

接着,她把另一只脚继续踩在我脸上碾压着,但这次没有踩在我嘴上,我想舔她的鞋底舔不上。

这时,35岁贵妇站起来,一脚踩在我嘴唇上,我伸出舌头舔舐着她的鞋底。

两位贵妇一起踩在我脸上蹂躏起来。当30岁美少妇的一只脚在我额头碾压时,35岁美少妇的一只脚在我嘴上碾压;当30岁美少妇的一只脚在我左脸颊上碾压时,35岁美少妇的一只脚在我右脸颊上碾压。

5岁小女孩和10岁小女孩都鼓掌起来:“妈妈真厉害!他的脸都变形了”

“jian狗,张开嘴!”30岁贵妇命令道。我刚张开嘴,她的高跟就插进我嘴里。此时,35岁贵妇的高跟鞋正踩在我的鼻梁上。30岁美少妇的高根使劲往我嘴里插,直抵我喉咙。我的舌头缠绕住高跟舔起来。接着,她的高跟在我嘴里进进出出。同时,35岁贵妇用力碾压着我的脸。我又窒息又疼痛。但谁让我是她们的狗呢?之后,两位贵妇的四只高跟轮流交替往我嘴里插。

两个小女孩在一边兴致勃勃地观看着。

“jian狗,跪起来张开嘴!”35岁少妇命令道。之后,她站起来把长长的高跟鞋鞋尖插进我嘴里,鞋尖直抵我的喉咙。30岁美少妇站起来,一脚踩在我头上。那高高的鞋跟戳着我的头皮。我的头成了她们高跟鞋之间的皮球。 

两位小女孩都欢叫起来:“妈妈,他的头现在成了你们脚之间的皮球。”

两位美少妇:“宝贝,他就是咱们脚下的一条狗,他的头只配做咱们的皮球。”

35岁贵妇的鞋尖碰到我喉咙,30岁贵妇的鞋跟又踩在我头上,我有一种窒息感,有一种无助感和无力感,就像一只待宰的绵羊任她们蹂躏。就这样,我在她们的高跟鞋下被蹂躏了很长时间。当30岁贵妇的鞋尖插进我嘴里,35岁贵妇的高跟鞋踩在我的头和脖子高跟戳着脖子时,我想,30岁贵妇的鞋跟还可以插进一个人嘴里,35岁贵妇的鞋尖也还可以插进一个人嘴里,如果此时能有两个女屌丝在这里和我一起被她们玩弄那就更好了。

两位贵妇坐回去,“jian狗,舔我们的鞋!”

我跪在30岁美少妇和35岁美少妇脚下,轮流交替舔着她们的高跟鞋。我的舌头在她们的鞋面上不停地蠕动着、游走着、飞舞着、旋转着,舔了一遍又一遍。

35岁美少妇对她女儿说:“宝贝,你看他舔鞋的样子像什么呀?”

10岁小女孩天真地回答道:“像狗呀。”她妈妈说道:“宝宝真聪明,他就是咱们脚下的狗,舔了你和小妹妹的鞋,又来舔妈妈和阿姨的鞋。”

10岁小女孩:“狗狗,再叫几声!” “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正当我跪在她们脚下学狗叫的时候,一对穿着校服的中学生模样的年轻情侣过来了,男的英俊清秀女的漂亮。她们看上去也就16—17岁左右,花季雨季的年龄。两位美少妇停止了对我的玩弄。她们对两位小女孩说,让姐姐接着玩。之后,两位小女孩跟着她们的妈妈欢快地离开了。

漂亮少女看到了刚才那一幕,她来到我跟前,站在我前面,鄙视地看着仍跪在地上的我:“你这个老男人怎么这么下jian呢?”

我说:“我不老啊,才30岁。”

漂亮少女:“你才30?那我们才16岁,你在我们面前算不算老男人?”

我说:“算吧。”之后,我连给她磕了三个头,“女皇,我也愿做您的奴隶。”

漂亮少女:“你一个老男人竟然要做我这个小女孩的奴隶,你不嫌丢脸啊?”

我说:“女皇您是高贵的白富美,能做您的奴隶是我这个屌丝的荣幸。”

漂亮少女听后又得意又鄙视地说:“真下jian!”

我说:“女皇,您走了那么远了肯定累了,您就把脚踩在我脸上放松放松吧。”漂亮少女:“真是个下jian坯!好吧,你把鞋给我脱了吧。”

我又给她磕了三个头:“多谢女皇给我做您踏脚板的机会。”

漂亮少女:“真是条jian狗,这么大的男人跪在一个十几岁的女孩脚下磕头。”

我跪在漂亮少女的脚边,把嘴贴在她漂亮的休闲鞋的鞋面上舔起来。

漂亮少女见我给她舔鞋,笑起来:“真是一条jian狗!jian货!”

我说:“女皇,不仅我的脸是您的踏脚板,我的舌头还是您的擦鞋布。”

漂亮少女被我逗得大笑,她笑得真美。

我说:“女皇,我天生就是要做您的狗的。”

漂亮少女鄙视地说:“jian狗!下jian坯!”

我的舌头在她的休闲鞋的鞋面上蠕动起来。中间,我抬头看了一下,她和那个帅男生正在接吻。这时,我感到一种难以明状的自卑,我一个30岁的男人跪在一个16岁女孩脚下,那男生和她接吻时我却在舔她的鞋。

我想被她羞辱,于是故意说道:“女皇,您怎么恋爱这么早?”

漂亮少女一脚踹在我脸上:“jian狗,多嘴!再多嘴踩死你。jian狗,你是不是很羡慕我们?你是不是没有女朋友?料想你也没有。”

我说:“女皇,我只配做你的狗。”

漂亮少女:“你还算有自知之明。继续舔我的鞋!”

我把脸伏在她鞋面上,继续舔着她的鞋。漂亮少女继续和她男朋友接吻。

漂亮少女停下来,“jian狗,把我的鞋脱下来,我要踩在你脸上。”

我用嘴咬开她的鞋带。漂亮少女见我用嘴给她脱鞋,鄙视道:“真是条jian狗。”

脱下她的鞋后,我躺在地上。漂亮少女穿着雪白的棉袜踩在我脸上揉搓起来,我闻到一阵阵清香。

漂亮少女:“真舒服!没想到踩在人脸上这么舒服。”

她双脚在我脸上肆意揉搓着,竟然把一只袜子都揉搓下来了。她调皮地用脚趾夹着那只棉袜塞进我嘴里。之后,她用手拽下另一只棉袜,然后眉飞色舞地把它塞进我嘴里。

“奴隶,好好品尝主人的袜子。”她得意地说道。

漂亮少女白嫩柔滑并带有清香的玉足在我脸上揉搓,我感到非常舒服,非常想舔她的脚底,但无奈口中含着她的袜子,我就用力地咀嚼起她的白棉袜来。

漂亮少女又亲了她男友一口,然后羞辱我道:“奴隶,你只配被我踩在脚下!”

我含着她的棉袜含混不清地说:“主人,我只配做您的狗。”

漂亮少女:“真有觉悟,乖!”

过了很久,漂亮少女才让停下来。她说:“真舒服,现在一点都不累了。jian狗,袜子就赏给你了。在公园里你要一直把它含在嘴里。如果呆会让我碰到你违背我的旨意,有你好看的。奴隶,现在给我穿上鞋。”

我想舔她鲜嫩的玉足,就跪起来连连给她磕了十个头:“女皇,jian奴愿意舔您的玉足,使您更舒服些。”

漂亮少女一脚踹在我脸上:“jian狗,你配吗?你只配舔我的鞋。”

见状我连忙说道:“是jian奴不对,jian奴只配舔女皇您的鞋。”

漂亮少女:“嗯,快把鞋给我穿上。”

我给她穿上鞋,她一脚踩在我头上,踩了一会才离开。

我想继续做她的狗,就给她磕头,然后说道:“女皇,我和你们一起好吗?这样,你可以随时玩弄jian奴。”

漂亮少女:“不需要你了。”

我跪在她脚下磕头:“求您了女皇,就当带一条狗!”并拽着她的腿。

漂亮少女一脚踹在我脸上:“你个jian狗竟敢摸我的腿,踹死你!”

我砰砰给她磕头:“求您了女皇,我特别想做您的狗。”

她甩手给我几个清脆的耳光,“打死你这个jian狗。”

我说:“那女皇您能留个电话吗?我以后好继续做您的狗。”

漂亮少女:“嗯,你把电话告诉我,我想玩你时给你打电话。”

我依依不舍地看着她离开,她走了几步远又回过头来对我说:“jian狗,离开公园前不准把我的袜子拿出来。”

我朝着她磕头:“是,主人!”

当我把头抬起来时,我看到另一对穿着校服的中学生情侣向我走来,她们年龄看上去15岁左右,也是一对俊男美女。

穿着漂亮休闲鞋的美少女见我跪在地上磕头,又见腮部鼓鼓的,很好奇,就问道:“你为什么要磕头?你嘴为什么那么鼓?”

我正想跪在她脚下磕头舔鞋,就拿出口中的棉袜,并把刚才的事给她说了。

美少女鄙视地看着我:“下jian坯!”

我激动不安地跪在这位美少女脚下,给她磕了三个头,“尊贵的女皇,我愿匍匐在您脚下做您的奴隶,做您的狗。”

美少女见到我给她磕头又要做她的奴隶,更加鄙视我。“真是个下jian坯,你看上去有30岁了吧,我才15岁,你年龄都是我的两倍了,还跪在我脚下磕头。”

我说:“不是年龄的问题,您是高贵的白富美,我是低jian的屌丝,我跪在您脚下磕头是天经地义的。”

美少女听后很高兴:“你这话我爱听。虽然你年龄比我大很多,但你也只配做我的狗,跪在我脚下磕头。”

我说:“主人,能做您的狗是我的荣幸!”

美少女:“你这个jian狗倒挺有自知之明。”

我说:“主人,您的鞋上有些灰尘,我给您舔舔吧。”

听到我要给她舔鞋,美少女鄙视道:“真是条jian狗,你也只配舔我的鞋。”

我说:“主人,能舔您的鞋是我的荣幸。”

美少女:“jian货,好好舔!”

我跪趴在美少女脚下认真地舔起她的休闲鞋来。我的舌头在她的鞋面不停地蠕动着。看着我像狗一样跪在她脚下舔鞋,美少女忍不住大笑起来,边笑边说我是一条jian狗。

过了一阵后,美少女对我说:“jian奴,鞋舔干净了吗?”

我说:“主人,都舔干净了!”

美少女鄙夷地看着我:“真是一条jian狗!”

我说:“主人说的是,jian奴就是您脚下的一条狗!”

美少女抬起一只脚把我的头踩在地上,使劲往下压,“踩死你这只jian狗!”

我说:“主人,您在公园玩了很久了吧,您的脚有点累了吧,您把脚踩在我脸上按摩吧。不仅我的舌头是您的擦鞋布,我的脸还是您的踏脚板。”

美少女听我这么说,笑的喘不过气来。之后,她说:“真是一条jian狗。好,我试试这个踏脚板好不好使。”

我跪在美少女脚下,先用嘴咬开鞋带,然后用嘴咬住鞋跟,很快就把她的鞋脱了下来。然后,我躺在地上。她见我用嘴给她脱鞋,又笑起来。

美少女穿着雪白清香的棉袜踩在我脸上肆意蹂躏,同时亲吻了她男友几下。我的脸被她的脚揉搓得非常舒服。

过了好一阵,美少女停止了在我脸上的揉搓。她对我说:“jian狗,我喜欢看你这个30岁的老男人跪在我一个15岁的女孩脚下磕头。现在爬起来给我磕头,磕100个,不许偷工减料!”

我一个30岁的男人跪在她一个15岁的女孩脚下磕头,我感到很兴奋。我一边给她磕头一边查着数。

磕了100个头之后,我说:“报告女皇,jian奴已经磕完100个头!”

美少女把一只脚踩在我头上:“真想踩死你这个jian狗!”

突然,我想舔她鲜嫩的玉足,便说道:“主人,jian奴我想舔您的玉足可以吗?”

美少女鄙夷地说道:“jian狗,你配舔我的脚吗?你只配舔我的鞋!”

我忍不住把嘴往她脚上贴去。美少女一脚踹在我脸上,把我踹到在地上。接着,她一只脚踩在我脸上,把我的脸踩的扭曲变形。

我连忙求饶:“主人恕罪!主人饶命!”

美少女的脚踩在我嘴上使劲碾压着,“再这样就踩死你!”

美少女坐了回去,我爬到她脚下,把眼睛和嘴分别埋进她的一只休闲鞋中。

美少女见状大笑起来,“真是个下jian坯!”说完,双脚踩在我头上肆意蹂躏着。

脸被美少女踩进她的鞋中,我特别兴奋,要是嘴里能含着她的棉袜就好了。

美少女一边踩着我的头,一边和她男朋友接吻着。

过了一会,美少女把脚从我头上移开,然后从我脸下把一只脚伸进鞋中,之后,她把鞋甩出去。“jian狗,爬过去给我衔回来。”

我爬过去,衔着她的鞋往回爬。美少女见我衔着她的她的鞋在地上爬行笑得花枝乱颤,“真是条jian狗。”我爬回美少女脚下,用嘴把鞋套在她脚上。

美少女:“我们要接着玩了,jian狗,给我穿上鞋。”

我正要给她穿鞋,突然她想到什么,坏笑地把两只棉袜先后脱下来塞进我嘴里,“jian狗,一直含着我的棉袜,走出公园前不能拿出来。”

我含着美少女的棉袜跪在她脚下给她穿上鞋。我好想继续被她玩弄,就给她磕头:“主人,jian奴想跟着你玩。”

美少女:“我身后跟一个30岁的老男人像什么话。”

我说:“主人,您就把我当作您的一条狗好了!”

美少女笑道:“那也得是条小狗,你这条老狗我不带。”

我跪在她脚下嘭嘭磕头:“求您了主人!”

美少女:“jian狗,你给我磕一万个头也没用。”

我只好说道:“主人,您把电话留下好吗,我以后继续做您的狗。”

美少女:“嗯,你把电话告诉我,什么时候我想玩弄你给你电话。”

美少女从我头上漫过去,“jian狗,要一直含着我的袜子。”

我跪在她身后磕头。

等看不见她的背影后,我取出她一只袜子,把之前16岁美女的一只棉袜塞进嘴里,我要同时含着她们两人的棉袜。

就这样,我含着两位美少女的棉袜一直到离开公园……

--------------------------------------------------------------------



打赏

好文章,更需要你的鼓励

免责声明:本文转载至互联网,不代表本站的观点和立场。

浏览次数:2134 次浏览

发布时间:2024-06-16 21:20:51

本文链接:http://www.8888ln.com/show-6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