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步深秋
时间:2017-12-18 19:12:02   作者:韩利辉   评论:0 点击:

  今年的秋天脚步很是急促,薄衫刚刚穿上就得脱下来换上毛衣保暖等厚衫了。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咂浅秋的滋味,几场秋雨就把我们领入了深秋的
  今年的秋天脚步很是急促,薄衫刚刚穿上就得脱下来换上毛衣保暖等厚衫了。还没来得及细细品咂浅秋的滋味,几场秋雨就把我们领入了深秋的境地。忽然我想起了朱自清的《匆匆》,是的,日子原来这样匆匆,不知不觉秋天就快要在我们无限感慨中溜走了。
 
  深秋的阳光不同于浅秋的苍白,它是活跃的,是亮眼的。不信你仔细观查一下,如果说初秋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是一个满含愁怨的女子苍白而哀婉,那深秋的阳光透窗斜射到床上是一个有些许忧郁却又灵动的孩子,既有成人的惆怅又不失活力。尤其在透过枝间叶稍,初秋的阳光是从缝隙挤过来的,而深秋的则是直接穿透过来的,可以想象得到它的穿透力,杀伤力之强了。
 
  深秋的银杏相对于夏天和浅秋时的健硕与苍劲更显得文雅沉稳了,像个饱学的儒士在风中轻摇着折扇。记得纳兰的一首词写道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此句道尽了人生的无奈与悲欢,就像我们阻止不了叶子的离去,花的零落。都说秋风是无情的,它折枝断叶,但凡事总有两面性,我感觉秋风亦是情种,扇叶未尽,秋风不去,当其落尽应是北风吹起时。我们都知道重感情的人有个一致的特点,拿的起放不下。秋风也如此,它对落叶情有独钟,不离不弃。
 
  只看公路旁或广场上的梧桐国槐之秋景,总觉得不尽意,于是信步到树林里感受一下自然之秋色。沿着弯弯曲曲的鹅卵石水泥小路,走向树林深处,林间尚有青色穿插,于是舍曲径踏杂草而行。原来青色尚存的是野枸杞,那如红珊瑚珠一样的枸杞子在横七竖八的枸杞秧子上得意地炫耀着姿色。我倒有些看不起它,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了!林里的白蜡干叶子黄的耀眼,别有一番欲说还休的情绪。还有一种叶子酷似臭椿黄里弥漫着红色的火炬树,那鸡血色的果实似乎正在枝头燃烧着,状似火把,其名大概由此而来,在萧索的树林里它倒显得热情洋溢。火炬丛间有一片凸出的杂草凌乱地支撑着枯黄衰弱的身子,我想起鲁迅先生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中在杂草中捉蟋蟀的情节,童心大起,忍不住向草丛走近,想去看看那些畏寒的蟋蟀是不是还躲在草间呢!刚挪近几步,突然扑棱棱从草间窜出一只大鸟,硕大的翅膀拖着笨重的身子使劲扇乎着身边的空气拔地而起,我想它应该不是鹊类,鹊应该在树上做窝,或许是野鸡之流也未可知。它的横空出现倒给我这次郊外之行增添了不少野趣儿。
 
  有一种果子此季节不得不提,红似灯笼挂满枝,千思万想为秋痴。这就是柿子,深秋的柿子最为饱满了,且不说它的清甜甘美,单是越迎霜颜色越是艳丽的精神已足可称道,不经磨砺风霜起,那得枝间似火红?所以画家都喜欢它这种越战越勇的风格,况且它又有事事如意的寓意!
 
  深秋亦是一个优雅透着书卷气的女郎,大街上高领的长款毛衣,绣花复古长裙,无一不透着浓烈的文艺范儿。月色凄迷,炫黄飘飘,处处充满唯美与浪漫,也正因为她带有一股淡淡忧伤的独特的气质,触动了古今无数文人墨客敏感的神经细胞,他们为之慨叹为之伤怀。入丹青更是以深秋的残荷最有韵味,大自然坚忍与顽强的节操基本上在深秋里体现无遗。诗词方面从耳熟能详的范仲淹的碧云天,黄叶地,秋色连波,波上寒烟翠。到柳永的晚秋天,一霎微雨洒庭轩。槛菊萧疏,井梧零乱,惹残烟。凄然。无一不透着词人对深秋的钟爱。晋陶渊明更用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诗句描绘秋天,大有人与自然合而为一的意境,具足道家自在超凡的风骨。这又是另一种情怀。如果说明艳是一种美丽,那着淡淡的忧伤的秋天又何尝不是另一道风景呢!譬如黛玉之美。
 
  感深秋之颜色,自做《浣溪沙》以记之:
 
  花自萧萧叶自翩,丹枫怒发为红颜。绵绵秋色意阑珊。
 
  莫叹秋深霜鬓晚,何愁露重袷衣寒。人生大雅是清闲。

相关热词搜索:独步深秋

上一篇:开讲啦陈坤演讲稿:人生路,莫慌张
下一篇:文字 心灵的陪伴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