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兔子
时间:2017-07-27 18:49:40   作者:华德阳   评论:0 点击:

  早些时候,华洼村的东面是茅草荒,东南及南面是林场,那里杂草丛生,是放羊人的乐园,也是各种小动物的福地。  那时野鸭、野鸡、野兔

  早些时候,华洼村的东面是茅草荒,东南及南面是林场,那里杂草丛生,是放羊人的乐园,也是各种小动物的福地。

  那时野鸭、野鸡、野兔、黄鼠狼之类时常出没,上小学的时候还有同村的半大小子逮了野鸭烤了吃,更神乎的是,我家的猫就抓到过一只野兔。

  我家那只狸花猫很大,引人注目,后来被人偷走。一天夜傍黑,见狸花猫用嘴叼着一个东西从外边急急匆匆往屋里跑,我们以为是它逮的老鼠,就急忙阻止它进屋,在屋里吃太脏了,没想到它丢下的竟然是一只野兔,用手一摸还有体温。邻居就说一定是这只猫和野兔闹着玩,玩着玩着,狸花猫起了歹意,一口咬住兔子的咽喉。这种解释我们都信,于是就把野兔炖了吃。

  再往前,我家的黄狗曾经一夜咬死七只黄鼠狼,并一只一只地摆在门口的路上。此后,鸡就很少丢了。别看黄鼠狼小,偷鸡却很有技巧,用嘴咬住鸡的脖子,自己伏在鸡背上,让鸡一步一步把自己拖到窝里再下毒手。

  到了冬末春初的时候,麦地里时常响起火药枪的“砰砰”声,老人们就说,打兔子的又来了。天寒地冻的,又是在村外,年龄又小,我很少去看热闹。后来似乎见过打野兔子的人,他们扛着自制的长枪,戴着帽子,上身穿着长长的风衣,脚踏大皮靴,有一两只狗前后跑着,雄视阔步,很是威风。

  后来,我也弄不清这是想象的画面还是眼见的,但是我村慢慢的有了很多自制的火枪。同大队的一个叫苏庄的村子,有一个绰号“秃子”的,善于造抢,长枪、手枪都能造,于是有人买来也学着去打兔子。

  到了冬天,麦田地里、苹果树林子里,人、狗喧闹,人狗的数量要比兔子多的多,狡兔三窟,哪里还有兔子的影,只不过是找乐子罢了。

  就在十多年前,夏天晚上刚喝过汤,我到院子东面的野地里去方便,刚拐弯,迎面撞见一只大狗在追一只野兔,兔子不明事理,以为受到了前后夹击,它慌不择路,一下子跳到了旁边的芦苇丛里。大狗是邻居家的,看了看我走了,我往水坑里看了看,也没有动静,第二天也没见有兔子浮上来,难道兔子也会游泳?

相关热词搜索:兔子

上一篇:告诉全世界
下一篇:父亲的等待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