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家
时间:2017-12-05 22:59:15   作者:Bftyi   评论:0 点击:

  缕缕月光,被厨师一刀刀的削下。轻盈摇曳落地,世界仿佛又多了几分空灵。嗅嗅,这街头还散发着熙熙攘攘的气息,脚印被拓在这月光里。转
  缕缕月光,被厨师一刀刀的削下。轻盈摇曳落地,世界仿佛又多了几分空灵。嗅嗅,这街头还散发着熙熙攘攘的气息,脚印被拓在这月光里。转角处的小巷,有犬吠、嘤啼、有,还有争吵。
 
  小巷传来易拉罐的高歌,木棍的蹴地声。一道模糊的黑影在微弱的灯光下清晰,一名老人,一袭长袄,手持竹竿,体态臃肿。靠近,再靠近,上身两件衣服里包裹着杂物,有报纸、泡沬、海绵、杂草,一根长绳,紧紧捏住。衣服己看不清原色,有的只有厚厚的一层污垢,风佛过衣角没有一丝的微颤,只有他的一个冷襟。头上一堆荒草剁着,脸泛黄的发紫,眼球深深下陷,嘴干瘪,被一排大门牙分开着。黑色的额头不再平腹,仔细一看还有残留的血夹杂着泥土。因为年龄的原故沒有一根胡渣,也许这是他唯一尚存干净的一处吧,但显得格外刺眼。那竹竿同样也是用塑料包裹,被布满茧子的手握着,手上的纹被生活割的更深.更宽。纹内塞满了杂质,赤裸的脚早已习以为常,石头般重重的砸在地面,没有丝毫知觉。他向手哈了一口气。
 
  拖着步子,缓缓踱着,停了下来,在一堆垃圾旁。几根木棍倚靠着一面残垣,上面搭着帆布,风吹的布洒洒直响。几件破衣.内裤,更多的是塑料袋……平铺在地。他放下棍子和易拉罐,躺了下来。缓缓闭眼。一声怒吼打破了这夜原有的寂静。刹时,灯火阑珊。他眯缝着眼瞟窃着,不远处的一家传来瓷器清脆的落地声。两个男人对峙着,世间仿佛被静止,停留在那一刻。其中的一个男人手高举凳子,咣的摔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脸已印上了五个指印,鲜红的。他扭头冲向门外,门被他狠狠一摔,门裂了。他奔跑时缀着泪,抽搐着。可他没有回头,如果回头,那怕一眼,他也许会见到那一幕。一个男人矗立在原地,默默的看着他的背影。呆滞的目光,少有一点愤怒。但他望着自己的手迟迟没有放有也许他再也不会回来了吧?
 
  老人摸出一根黑色的东西,形状像一根短木棒,在他那简陋的家发出了微弱的光。原来那东西是蜡烛。老人死死盯着烛光,风一阵阵袭来,烛光也随着擅抖。
 
  风拾起了地上的一片枯叶,这是被世界所遗弃的吗?
 
  小巷的灯熄了,老人的烛灭了。他闭上眼眸,原本早己干涸的眼角,溢出了泪。

相关热词搜索:流浪——家

上一篇:正阳精神
下一篇:学校的树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