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寻觅——《西夏的苍狼》番外篇(中)
时间:2017-09-05 22:21:04   作者:雪漠   评论:0 点击:

  3  在《西夏的苍狼》里,我仍然写到了爱情。  那么,什么是爱情?  爱情,是一种感觉。这一发现,曾令灵非伤心不已。但他很快便释

  3

  在《西夏的苍狼》里,我仍然写到了爱情。

  那么,什么是爱情?

  “爱情,是一种感觉。这一发现,曾令灵非伤心不已。但他很快便释然了。因为他发现,一切都是感觉:幸福是感觉。痛苦是感觉。快乐是感觉。忧愁是感觉。贫富、贵贱、冷暖,甚至生死……也仅仅在于感觉。”

  书中,灵非和紫晓最终没有燃起爱的火花,而黑歌手与紫晓,却撞击出了劫火般的大爱。所以,在《一个人的西部》里,我说:“世界上最浪漫的不是情人,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明白人。”

  从《西夏咒》开始,我笔下的爱情,便有了一种超越,而不再囿于世俗意义上的男欢女爱了。琼和雪羽儿,紫晓和黑歌手,琼波浪觉和莎尔娃蒂,上演着另一种爱情,惊天地,泣鬼神。虽然表面看来,主人公们的爱情仍有着浓浓的烟火味,但其背后却是另一种东西。是爱情,但又不仅仅是爱情。读懂了它,你就能读懂我后面的作品。

  他们的爱情,在这个时代,显然是曲高和寡,很异类,很稀罕,但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却是别一种浪花。在我的“灵魂三部曲”里,读者会看到世界上还有另一种爱,它不是俗爱,不是单纯的男女情爱,而是一种无我的爱。

  我的禅诗集《拜月的狐儿——雪漠的情诗或道歌》里,写满了这种爱。那耀眼的圣洁之光,刺穿了整个的黑夜。我不知道,这种胜义之爱,有几人能读懂?我的一生里,都在寻找它。要是寻不到,我就会把它定格在书里,成为一种期待。我说过,没有期待,也就没有我的创作。

  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其实一生中都在寻找自己心中的那个他(她),一直在寻找,因为每个人的心中都有对诗意的向往。爱情,便是最美的诗意。有的人,寻觅了一生,也未必能寻到真爱。

  《西夏的苍狼》里的紫晓,就是一个有诗意的女子。她对黑歌手的情感,虽然超越了世俗的很多东西,但还没有真正升华为一种信仰,是貌似信仰的一种爱情。换句话说,表面上,她在追求信仰,实质上,却在向往一种完美的爱情。她对黑歌手的思念中,有一种暧昧不明的东西。他们之间究竟有没有发生过故事?她会发生什么变化?未来又会如何?都像谜,说不清。因为,其中有着无数种可能性。

  真爱,其实是一种信仰,无条件的,很纯,很美,散发着清香,滋养着人的灵魂。世上有了真爱,人类就不孤独了。

  所以,紫晓和《无死的金刚心》里的莎尔娃蒂不一样,莎尔娃蒂对琼波浪觉的爱情,是一种信仰,虽然有着爱情的名相,但她将那份守护最终升华为一种信仰。琼波浪觉回来,还是不回来,对她来说已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会一直等待下去,生生世世。即使死去,她的灵魂仍在等待,这是她对爱的誓约。我们从她写给琼波浪觉的情书中,可以读出她灵魂升华的轨迹。这是她与紫晓的区别。

  所以,真爱能让人升华,而俗爱则容易让人痛苦。有人问,如何寻找真爱呢?我说,爱在心内,何须外寻?当你的心中有爱时,就有爱了。

  那么,现实生活中,当爱情与信仰纠结时,我们又该怎么做呢?我曾跟人民文学出版社的编审陈彦瑾女士有过一次对话,我说:“爱是可以升华和转化的。首先一定要有爱,从爱信仰开始——但这肯定不是世俗的爱,而是对某种精神的敬畏和向往,这是一种大爱,并且把这种爱用于行动,用于亲人,用于周围的人,用于社会,并且精进地修习禅定,慢慢地你就会有智慧和定力。以是原因,基督教总是提倡要像爱上帝那样爱人类。”

  在《西夏咒》和《无死的金刚心》里,琼和琼波浪觉都曾被情所困,在没有明白之前,情是女难,但明白之后,情是大用,是成道的助缘。不过,对于修行者来说,爱情与信仰几乎是对立的,因为爱情是排他的,信仰是利他的;爱情是执著的,信仰是破执的。这两者之间必然产生冲突。所以,信仰一旦遇到爱情,就会变得分外纠结。以是缘故,爱情与信仰之间的矛盾统一,是千年来难以解决的问题。能够真正超越的人,并不多。

  在我的“灵魂三部曲”中,我以小说的形式表现了这个问题。特别是在《无死的金刚心》里,琼波浪觉能从女难中超越出来,得益于他还有一个更高的追求——他向往奶格玛,奶格玛代表真理。他在寻找奶格玛的过程中,实现了升华,破除了情执。这也是小爱升华为大爱的必经途径,你必须要有更高的精神追求,要一直向上,一直向上,这种向上的牵引力,会让你最终实现破执。

  所以,书中的司卡史德对琼波浪觉说:“信仰的本质是向往。能让你向往的对象,必须是不可亵玩的存在。信仰必须是升华的爱。没有升华,便没有爱。”

  4

  在《西夏的苍狼》里,我还写了一只狗,西部人叫它苍狼,或老山狗,或藏獒。因了它的丢失,紫晓和黑歌手相遇了,演绎了一段生命的传奇。苍狼的丢失,也是这个时代的某种象征。

  苍狼虽然是一只狗,但是它跟其他狗不一样,有一种高贵。它绝不会因为一点点食物,或者一只美丽的母狗,就忘乎所以,变成哈巴狗。它虽是狗,却体现了圣者的尊严与高贵。

  在《猎原》里,就有了它的身影。虽然它是一只老了的老山狗,但老了的老山狗,狗心没老,威风犹在。它一吼,全村的狗都寂了。即使在一群癞皮狗堆里活了一辈子,它仍是老山狗,没被熏成“狼孩”。

  有读者说,《猎原》里,最令人难忘的镜头,就是该走了的老山狗缓缓走向沙坡的那道剪影,宁静、安然,而又庄严。知道宿命的它,活得像老山狗,死得也像老山狗,静静地来,静静地去,好个坦然。

  这就是苍狼。它是孟八爷的知音,也是紫晓和黑歌手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在《西夏的苍狼》里,我这样描写它:“苍狼的神情很傲慢,但不是那种浅薄的傲慢,而是从骨子里透出的一种王者之气。他想起了书上看过的一个词:佛慢。也许,那佛慢便是苍狼的这种神情。苍狼淡然地望着远处,眼神中充满了辽远和苍茫,那眸子里盛的,仿佛是整个世界。大行想,纵然是地球马上要爆炸时,它也不会惊慌失措的。”

  苍狼的这种王者之气,同样也震惊了紫晓。后来,黑歌手告诉她,我宁愿它死去,也不希望它变成贵妇的宠物。所以,真正的苍狼,它像圣者般淡定从容,有一种从祖先那儿继承下来的原始大力。在某种程度上,它的身上,有着人类该有的尊严和向往。但现代人,已经丢失了这种东西,所以,书一出来之后,很多人都说自己是“紫晓”,都在寻找“苍狼”。这是很值得关注的一种现象。

  那么,什么是王?黑歌手告诉紫晓,那就是,已经控制了自己心灵的人。自己永远是自己的王。不管世界怎么样,心都如如不动,不受控制,不受诱惑,不被干扰,也不失落,那么你就是王者,就是自己心灵的主人。王者之所以有王的姿态,是因为他有一种强大的心灵力量。他的心量像大海一样宽广,假象不能迷惑他,利益不能动摇他,美色不能诱惑他,他的心属于他自己。所以,我经常说,世界是心的倒影,要让心属于你自己。

  怎样才能让心属于自己呢?我的所有作品及我的所有行为,包括我这个“标本”,其目的就是想告诉你,如何在虚幻的世界里让心属于自己,让自己拥有人的主体性。这需要放下。放下一些跟生命和智慧本体无关的东西。当你的人格达到一定境界时,灵魂自然就会很强大,骨子里就有一种佛慢,在瑜伽修炼中,这被称为内证功德。

  与其说小说中的紫晓在寻找苍狼,实际上,她也在寻找自己的心,她需要力量。在没有遇到黑歌手之前,她和无数的人一样,心不属于自己,总被外物所奴役,所控制。如在小说中,她就被常昊以爱的名义追杀得无处藏身,甚是疲惫。后来,与黑歌手相遇之后,黑歌手用自己人生的历练,告诉她如何分辨和选择,这是她一生中最有力的救赎。所以说,黑歌手是紫晓生命中的贵人——也即影响并改变她心性的人。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紫晓,生命中都需要寻觅,寻觅比人类更伟大的一种存在。如果没有这种寻觅,人的活和动物的活没有区别。这也就是紫晓最终离开常昊,走向西部的原因。她想换一种活法,活出真正的人生来。有了这种寻觅,紫晓才从那个大杂院里走了出来。当然,大杂院也是这个时代的一种象征。

  (未完待续)

相关热词搜索:灵魂

上一篇:灵魂的寻觅——《西夏的苍狼》番外篇(上)
下一篇:灵魂的寻觅——《西夏的苍狼》番外篇(下)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