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魂的寻觅——《西夏的苍狼》番外篇(上)
时间:2017-09-05 22:19:15   作者:雪漠   评论:0 点击:

  很想与你偕行江湖  一手执剑  一手搂定白衣的你  倚马啸西风  挽长弓  射下你声声笑语  1  紫晓们,开始学着起舞了,虽

  很想与你偕行江湖

  一手执剑

  一手搂定白衣的你

  倚马啸西风

  挽长弓

  射下你声声笑语

  1

  “紫晓”们,开始学着起舞了,虽然步履还不太稳,踉踉跄跄的,但毕竟起步了。这就好,只要坚持下去,认准目标,定然会跳出最美的舞。望着那冉冉上升的朝阳,我想,黑夜终究会散去的。

  紫晓虽是《西夏的苍狼》里的女主人公,但我想,当我们告别过去时,都会是“紫晓”,都可能会成为新的人类。这是我的期待,也是黑歌手的期待,同样的,也是我们每个人的期待。在《西夏的苍狼》中,就充满了这样的期待。

  《西夏的苍狼》的创作较为仓促,它是我与东莞文学院的签约项目,我必须在一年内完成,所以在艺术的打磨上稍欠火候,这是我感到遗憾的地方。即便如此,在艺术构思上,它仍然有种天才的东西,像黑歌手对娑萨朗的寻觅等。

  因为时间的关系,我对生活、对文化的诸多思考,在书中都没有尽兴展开,粗线条一般,缺了一种细腻,但里面对娑萨朗的寻觅,对永恒的寻找,对白轻衣的描写,以及对西部黑将军、黑喇嘛、黑寡子、黑歌手等人的叙述,读起来仍让人热血沸腾,激动不已,里面涌动着信仰和真理的光芒。

  和我的《西夏咒》《无死的金刚心》一样,《西夏的苍狼》也是一种信仰和寻觅的文本,里面有很多思想的火花,有很多碎片和未完成体,包括大杂院的何去何从,包括紫晓的未来,包括黑歌手寻觅之后的一些生命体验等,都值得大写特写。这其中,每一个构思,每一细节,展开之后都是一部好小说,都有可能成为汪洋大海。如果以后机缘成熟,我有可能会重写它。

  《西夏的苍狼》的创作,是我的一次重要转折,无论在生活上,还是在创作上,该书都阐释和记录了变化中的雪漠。虽然不太成熟,但仍然是一部充满着生命原动力的作品。里面的很多东西,不能仅仅以艺术的标准来衡量,它更多的是一种生命的东西。它是生命的印记、生命的记录,是对生命某种感悟的一种描述。从小说的角度来看,也许有些遗憾,但是从生命的角度来看,却充满着无穷的激情和无限的可能性。

  这次,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雪漠图书中心重新出版《西夏的苍狼》,也正如评论家雷达老师在今年“雪漠图书中心”成立仪式上所说的,我近几年转型成功的秘密就在于,从小文学走向了大文化,走向了大视野,我不再仅仅只是传统意义上的作家了。从“大漠三部曲”(《大漠祭》《猎原》《白虎关》)到《西夏咒》,到《西夏的苍狼》,大家可以看出,我的创作实现了一次又一次的转型。很多人会在这本书中研究雪漠的思想和变化,而不是研究他的小说技法。

  所以,读者要想了解雪漠,一定要看看《西夏的苍狼》,读过之后,你就知道雪漠的文学和文化之间是如何转化和互动的。它其实是这个过渡期非常重要且不可忽视的作品。它虽然还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但在我的生命中,却是占有重要位置的枢纽。它标志着,我生命中某个寻觅的阶段,已被定格成了文字。它同样是我曾经活过并着力求索的证据。

  书中的黑歌手对娑萨朗的思考,奶格玛对永恒的寻觅,其实也一直存在于我的生命中,对它们进行艺术性的表述,则第一次出现在《西夏的苍狼》中,在我出版的所有作品中,都不曾有过。也许,不久以后,我会以另外一种方式,或形象化,或艺术化,进行重新描述,来再现这种思考。因为这种思考,是每个人都会有的。如果没有这种思考,人和动物是没啥区别的。

  《西夏的苍狼》虽然有遗憾,但有着无穷的活力和诗意,仍然是一部具有鲜活生命能量的作品。在书中,对传承了千年的大善文化,我进行了深思,并将它深情地喷涌了出来。所以,它是我生命中必须写的一部作品。在我的一生中,也许很难再写出这样一部既有遗憾又有激情的作品。

  2

  有人说,自“大漠三部曲”之后,我的作品越来越难读了,包括一些评论家和学者。要是无法进入这个世界,只能在门外看看热闹而已,但只要能读进去,你定然会收获别处没有的风景。

  我用二十多年写了“大漠三部曲”之后,人生发生了变化,不再仅仅关注人的生存状态,而更关注他们的心灵追求和灵魂向往,以及除了物质需求之外一种形而上的东西。我自己也从单纯地关注现实世界,开始构建一个巨大的心灵世界。我在成长着,长大着,所以我的作品也在不断成长,不断长大。

  我说过,喜欢我的作品,是需要资格的。要是你的灵魂没有向往和寻觅,是不会进入我的艺术世界的。在这个时代,真正有灵魂向往的人不多。

  曾经,有人问过我,什么是灵魂?我回答说,灵魂是活着的理由。在“大漠三部曲”里,爱是莹儿活着的理由,为了这个活着的理由,她宁愿不活。所以说,莹儿是有灵魂的人。

  那么,这世上,到底有没有灵魂呢? 这有待于我们去寻觅。《西夏的苍狼》就是一部关于寻觅、关于永恒的小说,从中你会发现一个比人类更伟大的存在。

  《西夏的苍狼》中,我就写了一个白轻衣,她是博物馆里的一个灵魂。在某次意外中,她死去了,后来被制成了人体标本。但这个灵魂一直没有离开,一直存在着,但人们却看不到她,也感受不到她。她在冰冷的博物馆里飘荡了很久,很久。直到后来,一位歌手觉出了她的存在,并肯定了她。于是,她和他之间,就有了一段诗意的邂逅。

  在我的生命中,这是我真实的一段经历。

  2005年9月,我到大连大学参加中国小说学会第八届年会,期间,我和很多作家一起参观了大连大学的博物馆。在那里,我与“她”不期而遇了。我能感受到那个无依无靠的灵魂。在艺术家敏感的心灵中,我与“她”有过交流,当然,我们的交流,更多的是一种灵魂的碰撞。我肯定了“她”的存在。“她”是一个渴望爱和被爱的灵魂。

  看那女子的轮廓,活着时,定然是个美人,但是她死了。死了以后呢,仍睁着一双寻觅的眼睛。我静静地望着她。她张着嘴唇,多想说出爱字呀,可是口已死去;她多想拥抱呀,可是手已死去。所以,有人问我,参观博物馆时,你最大的感受是什么?我告诉她,最大的感受是:在活着时,要好好地爱。

  当然,我说的爱是大爱,非小爱。在《西夏的苍狼》里,你可以看出紫晓是如何从小爱升华为大爱的,同时还可以看到,黑歌手是如何用爱拯救紫晓的。白轻衣的那段经历,也映射了紫晓的许多秘密。所以,我说:“小爱转瞬即逝,大爱相对永恒;小爱是个人觉受,大爱是心灵的滋养。”黑歌手,用自己的大爱,用自己的人生历练,激活了紫晓沉睡的心灵,激活了她的女儿心。

  那年,在大连海湾,我用传统的方式让“她”实现了升华。“她”如一滴水进入了大海。后来,我将“她”的故事,以艺术的形式写入了小说中,从而用文字定格了这样一颗灵魂。

  读懂了“她”,你也许就能读懂人类灵魂的秘密。

  (未完待续)

相关热词搜索:灵魂

上一篇:难忘那抹乡愁——乳名儿
下一篇:灵魂的寻觅——《西夏的苍狼》番外篇(中)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