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那抹乡愁——乳名儿
时间:2017-08-28 19:08:27   作者:张爱珍   评论:0 点击:

  我从4岁开始记事起,在我的老家邹平县码头镇大牛王村,一直就有喊乳名的习惯。村里的老乡亲们如果不是在正式场合,除长辈之外,在平常

  我从4岁开始记事起,在我的老家邹平县码头镇大牛王村,一直就有喊乳名的习惯。村里的老乡亲们如果不是在正式场合,除长辈之外,在平常素日里一般都喜欢互称乳名(有的地方也叫小名)。

  长大之后,我才听娘说起过,我出生在1970年的深秋季节,那时树上的叶子已经全部落光了,天气已经也有些寒意了。奶奶想给刚刚出生的我添置床小被子,可是翻箱倒柜,无论如何就是找不出一些可以做被子的绒子(在我的家乡,棉花加工以后就叫绒)。急得奶奶对娘说:“这小妮子生不逢时,咱家里穷得叮当响,干脆就叫她“绒”吧!”等我慢慢长大之后,才听娘说起过奶奶为我取名“绒”的寓意。奶奶之所以给我取“绒”的乳名,其实就是希望我大以后,可以丰衣足食,能够过上幸福的生活。

  小时候,家里的人都喊我“绒”。我每次听到有人喊我乳名的时候,心里总会感觉很温暖、很亲切。就像奶奶在寒冷的冬天里给我做的小棉袄一样,让我感到那么舒适和惬意。每当我听到村里的乡亲们喊“绒”的时候,心里感到特别的顺耳。这乳名好像是我和大牛王村紧密联系的纽带,这个乳名一直伴随着度过了这么多年的美好时光……

  随着年龄的增长,喊我乳名的人越来越少了。随着家里老人的相继离世,除了母亲和叔叔、婶婶喊我乳名之外,再也听不到有人叫我乳名了。每次回到娘家,我总是喜欢寻找着曾经熟悉的那一张张面孔,可每次都会很让我很失望。有时想想自己觉得很可笑,我都是快50岁的人了,记忆中的那些老爷爷、老奶奶们早已在沉睡地下多年了,怎么可能再看到他们熟悉的身影,再听到那声声熟悉的乳名呢!也许,乳名是自己在大牛王村里最深的印记吧,村里人知道我大名的很少,对于老人们来说,我也许永远就是他们心中那个爱哭、爱闹的小绒儿吧!对于我来说,那声“绒儿”也是最亲切、最难忘的称呼啊!可岁月像流水一样,一去不返了,谁也留不住那份曾经的美好!

  每次推开娘家的大门,首先是听到娘的脚步声,其次就是听到娘叫我“绒”的声音了。奶奶还健在的时候,他老人家总是坐在门口,眼睛一直盯着我来家时的方向,祈盼着那个叫“绒”的丫头能够早一点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对于我来说,“绒”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乳名儿,而且还是促进我努力向上的动力,奶奶希望她的孙女长大以后,能够过上富裕的生活,不再和她一样为了生活,而历尽沧桑。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了,喊我乳名的人已经屈指可数了,小时候曾经无数次听到那么多叫我“绒”的声音,有时还觉得厌烦,可是现在多想再听到乡亲们再喊我一声乳名。可是每次回老家,只能听到自家长辈喊我乳名了。村里那些18岁以下的孩子们,我能认识的寥寥无几了,认识我的也微乎其微。每当这时,我都会想起小时候那一个个熟悉的面庞,想起那声声呼唤我乳名的声音,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最终都沉淀成为美好的回忆.....

  那声“绒”是那么随意和亲切,“绒”这个名字是奶奶留给我最珍贵的礼物,它将伴随着我度过自己的一生。这乳名儿不仅是奶奶对我最美好的祝福,也是我永远难忘的一抹乡愁啊!

  作者:张爱珍 女 47岁 单位 :山东省邹平县码头镇府 联系方式:13561537165 通讯地址:山东省邹平县码头镇府 邮编256214

相关热词搜索:乳名 乡愁

上一篇:父亲的教诲
下一篇:灵魂的寻觅——《西夏的苍狼》番外篇(上)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