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宠的阿苏
时间:2017-12-04 22:21:20   作者:朱坤   评论:0 点击:

  阿苏是一个开心的女人,每天似乎什么心都不用操,一切事情都有人相帮,虽然也有一些小的烦恼,但终归都顺顺利利的,也算是开心。  她
  阿苏是一个开心的女人,每天似乎什么心都不用操,一切事情都有人相帮,虽然也有一些小的烦恼,但终归都顺顺利利的,也算是开心。
 
  她小的时候,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是家中第一个孩子。父亲是来新疆工作的地质工程师,因为经常外出,一走就是十天半个月的,在荒原或者是戈壁滩上转悠,满腔的亲情爱意无处释放,每一次归来,看见女儿又长大了不少,就会有许多歉意,就会把积攒满满都要溢出来情爱给了她。自然阿苏对父亲也是爱意浓浓,哄得父亲一天到晚围着她打转转。亲一亲她,都要把胡子刮上好几遍,生怕扎坏了她那嫩嫩的脸蛋。她就像一个百无禁忌的小天使,快人快言快语,笑着跳着无忧无虑。对于父亲的特别宠爱,母亲也只是有时嗔怪几句,由着他们父女二人去了。
 
  到了年龄,父亲就毫不含糊的叫她去上学,可是当年在小县城奇台的地质队,教学的条件和质量实在不能恭维,父亲就手把手的叫她如何写好字,如何学会加减乘除和鸡兔同笼,恨不得立马将满身的学问都教给她,还想方设法给她转进县里最好的学校。阿苏果然在同学中学习成绩姣姣,还有一手好字,在同学老师们“才女”的夸赞中,一路顺风地考上了乌鲁木齐的中专学校。
 
  她的学生时代还没有过够,身上依然保持着少年的天真稚气,就怀着依依不舍的眷恋,带着激动和欣喜,落入一个茫茫无边的陌生世界里,成了铁路工人。父亲有些不放心的对她说,今后我也许就照看不到你了。
 
  还算不错,她工作的地点虽然远,但是却是一个有水有树的小绿洲,还有一间属于她的单身宿舍。那天宿舍敞开的窗口映出湛蓝的天空,窗口上的几只鸽子从粗嗓眼里发出咕噜咕噜的热烈的叫唤,苍翠的树木散发的清香和洒过水的沙石路所蒸发出来的气味混杂再一起,充满了整个空间。她开始了胡思乱想,忽然不知为什么想到自己在转瞬间由学生变成了一个可以谈恋爱,可以结婚成家的大人而感到脸上发烧,爱情忽然就来了。她有了一个宠爱她的爱人。
 
  阿苏先是心头萦绕着一缕不可言状的情感,每天都感觉还有什么话儿未全说完,后来就走进了一个新的家庭,有了孩子婆婆管,家里的事情爱人管,她仍然是快乐的人儿,做着自己喜欢的事情。虽然过日子有些稀里糊涂的的争吵,那也不过是调味料,没有了这些争吵日子还就真就少了许多滋味。这几年生活条件好了,孩子也上了大学,家里买了汽车,爱人有驾照,可说是自己笨,驾驶技术不好,再说工作上也用不着,汽车就由着她的性子开,休息日她和一群车友草原湖泊的逛,地北天南的开眼界。看起来父亲的顾虑是多余的,阿苏仍然享受着宠爱。
 
  父母是最好的老师,阿苏在工作中学着父母亲的样,与人为善,也有着好人缘,会的自己尽心尽力的去做好,不会的大大方方找同事们请教,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一来二去,周围的同事也和和气气乐意宠着她。从工人到工会干事,从下海做旅游又当了培训教师,工作换来换去,不是事事精彩,却也绝不含糊,还逮住机会回到了首府。
 
  阿苏为姑娘父亲宠,做媳妇爱人宠,做工作同事宠,应该算做一个幸福的女人,有人对她说这些的时候,她一脸幸福地笑。因为她一直很知足。难怪街上有一算命的先生,说她有福相,和旁人一样过日子有许多道坎,但是总有宠爱她的贵人及时出现。
 
  阿苏才不这么看呢,她说别人比她还有福,真是被宠坏了,这山望着那山高。

相关热词搜索:阿苏

上一篇:给生命一个微笑的理由
下一篇:开讲啦秦怡演讲稿:我是90后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