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浆水,便有乡愁
时间:2017-07-29 11:09:19   作者:王润林   评论:0 点击:

  远离故土,在外工作。每每想家,便脑海里总是想喝一碗家乡的浆水,故乡滩歌,隶属于甘肃省武山县,故乡文化氛围浓厚。是甘肃省为数不多

  远离故土,在外工作。每每想家,便脑海里总是想喝一碗家乡的浆水,故乡滩歌,隶属于甘肃省武山县,故乡文化氛围浓厚。是甘肃省为数不多的历史文化名镇。

  浆水又称酸菜,水为浆,浆水中的菜经过发酵后称为酸菜,喝浆水是借口,只是能将我对家长的思念在脑海里稍稍的减轻。 故乡对浆水的做法,可以成浆水面,可以成拌汤,可以成酸糊糊,要么在傍晚煮几颗洋芋,把浆水中的酸菜做个就煮洋芋吃的小菜。总之一个简简单单的酸菜就能吃出好几种花样。

  在故乡将做浆水称为“檫酸菜”,一个简简单单的檫字,道尽了浆水的做法。 故乡家家妇女都会做浆水,它的制作十分简单,也没什么技术含量,就是把最普通的芹菜、蒲公英或苦苣,将其洗干净,芹菜切成一寸见长,蒲公英、苦苣不切,保留最原始的味道,放在清水里煮开,晾凉,搁在酸菜缸内,缸内倒入以前的酸菜作为“接子”,再倒入面糊,然后搅拌均匀。密封后放在荫凉处静置那么几天,等它自己发酵的有了酸味儿就行了。千万别以为这酸味是放坏了的,不是!这酸味里带有蔬菜里特有的香味,喝一口,能打颤。当然,想要做好浆水,也不容易。往往有人明明是按方法来做,最后呢,起了白花还做坏的事常有。为什么?按我母亲的说法十分神秘,就是那个人‘手法’不好。其实,浆水是一样十分干净的,不能见一丝油腥或者不干净的东西,在制作的时候严格一些总没错。

  外地人说武山走到哪里,酸菜缸也就背到哪里,赞赏也好,讥讽也罢,从这句话中,便能体会到武山人对浆水酸菜的情有独钟,家家都有酸菜缸,户户能闻浆水香也成了一种衡量一个武山家庭妇女贤良的标准,母亲做浆水在村子也是高手,一缸浆水往往吃不了几个时日,家乡的邻里关系要好,邻居家要是做一顿浆水面,母亲的浆水便是不二之选,母亲只便把自己精心檫的浆水馈赠给了邻居。乡土气息就在邻里关系的这种淳朴中延续着。

  浆水很廉价很便宜,但别以为浆水廉价就瞧不起它,我身边有觉得浆水不起眼的人到最后全都蛰伏在了这种美味底下, 说起浆水的好处,那多了去了:能去火,能降温,能开胃,能醒酒,能减肥,能瘦身,的确如此,吃多了荤食腻住了肠胃,吃一顿浆水面,解了腻还解了馋。制作浆水是包含了劳动人的苦心的,就像我武山故土长年劳动的像我母亲这样的妇女。

  最后,便用一首诗结尾,要是在这里,能喝上一碗浆水,再浓的酒都抵不过它的香味:

  少小之餐未能忘,每思家馔几回肠。

  千秋早有浆水面,万户今留酸菜香。

  痛饮田头消暑气,深藏厨下备年荒。

  竹篱茅舍酬亲友,浆水面条味最长。

  王润林,男,汉族,中共党员,1993年出生于古镇滩歌。 联系电话:132****8729

相关热词搜索:浆水 乡愁

上一篇:我的同学卢大根
下一篇: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