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
时间:2017-07-29 11:07:50   作者:张爱珍   评论:0 点击:

  我终于可以和以前一样轻松地走路了,再也不必那么顾虑伤口的疼痛,虽然体力还是没有完全恢复,走路时虽然有时还是出虚汗,但是,我心里

  我终于可以和以前一样轻松地走路了,再也不必那么顾虑伤口的疼痛,虽然体力还是没有完全恢复,走路时虽然有时还是出虚汗,但是,我心里仍然会有说不出的喜悦,那种祈盼了太久的愿望,终于可以释怀了……

  当我迈着轻松的脚步走出码头镇码一卫生室的大门口,心里那份感激,那份温暖,情不自禁地涌上心头……码一卫生室的曹家林大夫,用他对患者的关爱,精湛的医术,受到了广大患者的欢迎。在他的眼睛里,没有地位、更没有贫富的差别,只要来找他求医、问药的人,都是他的患者。即使再忙,他也会很认真、很仔细的询问每位患者的病情,尽可能的少花钱,把病治好。曹代夫曾经这样说:“我不是一个商人,不求太多的物质,只要能生存就好。我心肝情愿的付出,只是为了大家对我的信任,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和帮助!”

  曹代夫,今年37岁,毕业于山东省卫生学校。他比我小11岁,我习惯叫他小曹,他也称呼我姐。说来话长了,我们俩相识已经有15年了,最初的相识是因为我患哮喘病。十多年的时间了,只要我家里有什么需要他帮忙的事情,一个电话,他都会忙里偷闲的赶过来帮我。去年,我家正在上高一的昊儿,因为身体免疫力不好,身上忽然起了很多的疙瘩,曾经先后到过很多地方求医,但是都满怀希望而去,大都失望而归。忽然有天中午,我接到小曹的电话,说让我带孩子到上海华山医院去看看,也是实在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了,当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就开车去了1000公里之外的上海华山医院。连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竟然出现了奇迹,在去过两次华山医院之后,孩子竟然会痊愈了。看着孩子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我心里那份感激和欣喜,很难用语言来形容。

  2010至2011年,在这两年的时间里我先后曾做过两次手术,出院回家之后,都是曹大夫每天给我坚持换药,我从小胆子很小,每次换药,他都很小心翼翼的,唯恐让我害怕。每次换完药,总是连水也不喝一口,就匆匆忙忙的离开了。也许就是这一次次的真诚相待,让我对他有了一份信任。这次生病做手术从医院回家之后,也是曹代夫每天给我坚持换药,不管多忙,他从来没有嫌麻烦。刚开始,伤口长得很快,可到了5月4号换药时,细心的曹大夫却发现有个米粒大的伤口,就是不长了。他对我说:“姐,要不,你再去别的地方看看吧,伤口长的太慢了。”也许,是多年来对他的信任吧,我仍然坚信,他能让我康复。于是,还是每天坚持来找他换药。为了怕我感染,他每次都很细心的消毒,唯恐经常粘胶布的皮肤过敏,每次都要改变贴胶布的位置,快2个月的时间了,我的皮肤没有引起任何过敏和不适。心里那份用语言难以表达的感激,一直存在心里,一直温暖着我……

  伤口,渐渐地在缩小,我心里那份担心也慢慢地消除了。忽然有一天,曹代夫说不用换药了,并且让我仔细看看,已经没事了。我还是忐忑不安的不敢看,我鼓起很大的勇气,才看了看那个伤口,已经渐渐长好了。曹代夫建议我不用再换药了,但我还是担心走路时衣服会磨蹭着伤口,还是很坚决要求曹代夫再用纱布包好。曹大夫笑着对我说:“姐,伤口虽然现在还不能完全长好了,但是现在已经不用包住了,放心吧!”我还是不敢相信是真的,慢慢地走了一段路之后,结果没有感到丝毫的疼痛,压在心里的石头总算落了地!

  走路时再也不用担心了,总算搬去了心里的一块很重的石头。当我迈着轻快的脚步走出码一卫生室的时候,心里充满了温暖和感激。天是那样蓝蓝的,空气也很清新,鸟语花香,一切都是那么美好。一名名患者又相继走进了码一卫生室的大门,曹大夫又开始了忙碌,不厌其烦的接待着每一位患者。

  夕阳慢慢地西下了,已经到了下班的时间了,曹大夫还在等待另一位因下班晚,而还没有赶到的病人……只是为了那份信任,而任劳任怨……

  作者:张爱珍 女 47岁 单位:山东省邹平县码头镇府 曾在《滨州日报》、《散文网》、《邹平日报》、《邹平群文》、《齐鲁文学》、《时代作家》等发表过文章。联系方式:135****7165 邮政编码 :256214

相关热词搜索:信任

上一篇:相遇,在长滩岛
下一篇:我的同学卢大根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