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插茱萸少一人
时间:2017-10-26 20:26:18   作者:赵莲子   评论:0 点击:

  重阳之意源于《易经》,因为古老的《易经》中把六定为阴数,把九定为阳数,九月九日,日月并阳,两九相重,故而叫重阳,也叫重九,古人
  重阳之意源于《易经》,因为古老的《易经》中把“六”定为阴数,把“九”定为阳数,九月九日,日月并阳,两九相重,故而叫重阳,也叫重九,古人认为是个值得庆贺的吉利日子,并且从很早就开始过此节日。
 
  岁岁重阳,今又重阳。
 
  其实,哪里记得曾经认认真真地过过重阳节呢?所有关于重阳节的记忆,好像就只有王维的那首从小就背得烂熟的九月九日忆山东兄弟,而即使这一首诗,又何曾真正地读懂过?又何曾体会到客途他乡,登高望远,遍插茱萸少一人的孤寂和冷落?随着时间的流逝,年岁的增长,在浓深的秋季,独自盘桓异乡街头的时候,这一句遍插茱萸少一人竟然不自觉地自心底迸出。冷清四顾,在此地,在彼地,少一人。
 
  在那么大的世界里,在那么多的人群里,真真正正那么清晰刹那浮于心头的,的的确确是少一人!
 
  少一人。萧索之意就这样在心里漫漫地洇开了。蒋勋曾经写过:最好的诗句,也许不是当下的理解,而是要在漫长的一生中去印证。然而,这又何止是印证呢?这明明是当下的顿悟呀,只有到了那一时那一刻,一切条件因缘具足,当下豁然明白。
 
  然而重阳的空气终究还是暖的。菊花围篱,登高望远,亲朋相谐。饮菊花酒。忆念他乡的故人。
 
  想念,有怅惘,但这怅惘里有的是温情。有一个人,在一个用来思恋的良辰,就那么漫无边际地被想念,有不得见的惆怅,更多的是君问归期,更多的是此情可待。
 
  菊花酒已斟满,酒朋诗侣,而偏偏你不在,任他推杯换盏,觥筹交错,我的心头,独少一人。
 
  彼此都少了一人,彼此才温暖怀念。
 
  思量他千百度又何妨,那人总会在灯火阑珊处蓦然出现在你的面前呀!
 
  刹那流转,这才是圆满的缺憾。
 
  重阳的暖,还在于,九月九,深秋了。然而一到九月九,一到重阳,忽然就收敛了刚一入秋的衰飒凌厉,变成了一个慢悠悠暖洋洋的秋,像一个老人,活到一定年岁,磨合了刚性,没了脾气,有了一颗平常心。像人生,修炼至此,洞察幽微,早已了了分明。心的容量增大了,处处透露出一种和谐的安定和暖意。
 
  至人如常。
 
  人淡如菊。
 
  谁说这不是一种大解脱呢?
 
  走在街上,到处已见落叶,枝头的绿叶也泛着黄。园里的菊花开得正好。败了一半的美人蕉仍如血鲜红。残荷一支支孤立起来。阳光温暖平静。重阳的秋意就这样漫卷着,一种肆意的随性。像那长久又长久的思念,温柔浅意地铺开。
 
  独在异乡为异客,每逢佳节倍思亲。遥知兄弟登高处,遍插茱萸少一人。
 
  遍插茱萸少一人。
 
  重阳,我端起一杯菊花酒,清香甜冷。一股温情远思之意,慢慢地,浸入心底,直至,那少一人的去处。

相关热词搜索:茱萸 一人

上一篇:爷爷
下一篇:吃茶去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