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恋
时间:2018-01-22 19:33:54   作者:高芳   评论:0 点击:

  婚姻的状态,有许多种,每对夫妻,都有自己相处的方式。懂得珍惜情份,婚姻自是幸福,而不幸的婚姻,许是没有遇到那个对的人。  邻家...
  婚姻的状态,有许多种,每对夫妻,都有自己相处的方式。懂得珍惜情份,婚姻自是幸福,而不幸的婚姻,许是没有遇到那个对的人。
 
  邻家女孩玲是一个漂亮女孩,只是个子娇小了些。白白的皮肤,大大的长睫毛的眼睛,肉嘟嘟的小嘴,给人的感觉像个娃娃。
 
  听邻居说她和她妈妈长得一模一样。玲的爸爸是个酒鬼,一喝就多,醉了就打老婆骂孩子。玲三岁那年,她妈妈受不了酒鬼的打骂,毅然离婚,嫁到天津郊区去了。酒鬼死活不让带玲走。也拒绝探视。玲被留下,跟着六十多的奶奶还有日日酒醉的父亲生活。奶奶心疼没了妈的孩子,对不成器的儿子,也无可奈何。
 
  玲六岁那年,她爸又结了婚。后妈强悍得很,也是离过婚的。进了门,和玲的爸没少吵架。甚至两口子打架动了铁锹。那酒鬼用铁锹拍了婆娘一下,扔了锹走了。谁知竟拍在后脑上,把自家婆娘打晕了。玲和奶奶吓得够呛。婆娘醒过来,叫娘家人来,砸了个稀哩哗啦。折腾半月有余,酒鬼一看惹不起了,托人说和,终于把婆娘摁住不闹了。玲天天战战兢兢,小小年纪,脸上便失去了笑容。后妈又生了个小妹妹,玲八岁便成了自己家的小保姆。村上人常看到玲端着一盆尿布到池塘边去洗,天凉时一双小手冻得通红。玲的个子,那时也就比灶台高一点儿,要踩着小板凳才能刷锅做饭。看护妹妹时,妹妹的零食,玲从不敢往自己嘴里放,尽管自己也还是个孩子。夏日里,妹妹剩的冰糕,在玲手里拿着,化得顺着手臂滴答,玲就任由冰糕在手里化没了。
 
  玲长到十九岁了,妹妹十二岁。生活环境让玲养成了逆来顺受的性格。凡事让着妹妹,也免不得受继母白眼和谩骂。就连在村上打工挣的工资,也要如数上交,每月交二十元手机费用,也要被数落一番。
 
  玲恋爱了,网恋。那男孩信誓旦旦,说一定给玲一生幸福。玲向往自由和幸福。玲离家出走了,确切说是和网友私奔了。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遇到了王子,变成了王妃,玲向往那样的爱情。玲的奶奶,因为想念和担心玲,哭坏了眼睛。玲去的那个地方,离家有两千多里地,奶奶担心玲受委屈。
 
  半年后,玲带着对象回家了。这半年,男孩对她不错,嘘寒问暖,极尽温柔。连洗脚水都给玲准备好。玲觉得找到了自己的幸福,尽管婆家并不富裕,尽管男孩不潇洒也不帅气。玲就想要个自己的家,温暖的家。玲带着一脸幸福,和丈夫回来认亲。
 
  玲他爸,看了看眼前这个人,个子不高,胖墩墩的,赤红的一张脸,一双小眼睛。一搭话,家里还有个弟弟,父母兄弟统统住在一幢房子里。心想:就这么个人,就把我闺女领走了?还是骗走的!怒从心起,抄起院里铁铣,一铣下去,那"姑爷"用手一挡,胳膊竟被打折了。一看不妙,夺门而逃。玲跪在地上,竟也免不了一頓毒打。那后妈在一旁煽风点火,玲他爸倒是越打越气。玲哀求:"爸,别伤了我的孩子!"酒鬼这才注意到女儿隆起的小腹。上去又是两个耳光。玲和奶奶,相拥着哭泣。
 
  玲被关了起来。吃饭由妹妹送,上厕所都有人跟着。再说那被打跑的“姑爷",怎会轻易死心,总在玲家附近转悠。
 
  这一天,玲的妹妹放礼拜假,玲他爸两口子去集市卖西瓜,临走叮嘱女儿看住姐姐。忽然院墙外有人唱歌。玲听到歌声,知道是自己的爱人。她央求妹妹开门,她也知道妹妹是自己从小带大,不至于像父母那样狠心。门开了,妹妹眼里含着泪,看着姐姐脸上和身上的瘀青,她心疼姐姐。“姐,你走吧,别回来了,咱爸的脾气……”声音呜咽。"咱爸打你怎么办?"“没事,他怕我犯病,不会打我的。"玲知道妹妹有抽风的毛病。或许是酒鬼纵酒过度,小女儿生下来就带这毛病。
 
  玲再次出走了,再没回来。奶奶因为抑郁,不久也离开人世,没能见玲最后一面。
 
  玲生了个胖小子。玲的爱人,贷款买了大车跑车。还清债务后,日子渐渐富足。谁料这所谓爱人,也许是出外见识得多了,也许难忘断臂之恨,竟渐渐嫌弃起玲来。讥笑玲个子矮小,讥笑玲娘家人如何不好,甚至一言不和抡手便打。出去洗浴按摩,回来竟向玲炫耀:看人家那身条那皮肤!玲沉默了,这是自己的选择,自己太渴望温暖,才太轻信誓言。看看怀中的孩子,玲选择隐忍。想想自己所受的苦楚,成长的艰辛,她只是不想让孩子像自己一样失去亲娘。有一次,玲又挨了打,孩子用小手一边给玲擦泪,一边安慰妈妈:"妈妈不哭,长大了我带你走!"玲紧紧搂着孩子,孩子亲吻着妈妈带泪的脸庞。
 
  黄昏时,玲常常抱着孩子,遥望故乡的方向。伫立的身影,在夕阳下落寞、憔悴。她想念,故乡的炊烟。

相关热词搜索:网恋

上一篇:爱与纸巾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