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有个浪迹天涯的梦想
时间:2017-12-22 20:44:38   作者:林景唏   评论:0 点击:

  星星在夜空闪着灼灼光华,辉映着大地的一望无垠,散发出冷峻的光,明早的太阳将从远方地平线上缓缓升起,血红的朝晖喷洒整片大地,今夜
  星星在夜空闪着灼灼光华,辉映着大地的一望无垠,散发出冷峻的光,明早的太阳将从远方地平线上缓缓升起,血红的朝晖喷洒整片大地,今夜的凄冷将在明朝的热烈中沸腾,浪迹天涯的日子就这样开始了。
 
  在每个百无聊赖的日子中,总想从生活的牢笼中挣脱,自由自在潇洒闯天涯,一如梦中的勇士。总是对着窗外灿烂的阳光眯起眼睛忧郁的久久凝视,总是看着一幅描绘着陌生景物的图画浮想联翩,总是在听到一首拨动心弦的歌曲时激动地想要大喊大叫。
 
  生活的日子是千篇一律的重复,像一遍遍不停加水的茶叶被泡的无滋无味,我们却还要每天提着那壶茶倒一点尝尝生活的滋味。生活的滋味太熟悉了太平淡了,是从中品不出至味的清欢,是无日无夜都想从中逃离的急迫,是慌乱中却能一眼看到头的惶恐。
 
  初中每天早上的任务是打扫办公室前的走廊,每天望着不算长的一条走廊,挥动着手中的扫帚从这头踱到那头,在日复一日的重复中第一次感到了生活的无趣。当时觉得昨天打扫了,前天也是这样,一直是这样,我真的不想再重复了,心里难过的想哭,但打扫还是不能停。就这样一天天熬了过来,觉得未来的日子总该会如想像中一般绚烂多姿,但未来的一步步只是陷入了一个更大的重复。
 
  高中被塞入拥挤的教室躲在一摞摞书籍后唉声叹气,泪眼朦胧的日子里眼前那方小小的黑板成了唯一的陪伴,日子在时间的缝隙中悄无声息的流逝,无聊却如蔓生的植物倏忽间爬满了整个世界。是不是在时光飞逝的日子中更易产生对生活的失落,一事无成的伤感在日子的加速累积中更加清晰。那时的我就如缺氧一般渴求外面的阳光,外面的微风拂面,外面的车马喧嚣,每当踏出校门暂时从无止境的试题中解放,马路上奔驰的车辆嘈杂的鸣笛声呜呜泱泱的说话声,一切都显得那么悦耳动听。后来终于有机会我坐在了临窗的位置,窗外春夏秋冬四时风光各异,我会在春天期待一树一树的花开,在夏天惊叹于这个世界绿的多么苍郁,秋天在依依不舍中送走漫天飘飞的落叶,冬天看它们全都银装素裹的美丽,我发现在拥挤的生活中,从缝隙望出竟也能见到不同的风景。日子渐渐在重复中发酵出了一点不同,有了一点可以期待的地方。
 
  还是在高中,日记本中夹了一张从练习册上撕下的,不知在多少心情低落的时刻曾看了又看,上面的文章被我视如珍宝。我不知道会不会有其他人像我一样那么渴望远方,渴望去到一个全是陌生人的地方,渴望在无垠的大地上自由自在的东奔西跑。我厌烦极了高中极度规律的生活,我渴望去到文章中描绘到的远方,即使最后年老蹒跚孤苦伶仃也在所不惜。不过,当时的我理解错了作者的意图,以为终于找到了一个鼓励我去远方的人,但作者明明在最后说故乡又变成那人最美好的眷恋,终于又回到了故乡,在故乡的土地上安然长眠。其实理想主义的悲壮之美只不过是我们心灵的美化,有谁不渴望在老去后能在熟悉的土地上儿孙环绕,昔日的三两好友在村前的柳树下闲话家常。那么所有那些浪迹天涯的游子在见识了远方的瑰丽与嘈杂后想做的还是回到以往平常的生活中。
 
  现在的我还是每天雷打不动的在日记本上写下生活是多么无聊,甚至除了这几个字都不想再花任何的笔墨对生活加以过多描述,在21岁的年纪中我觉得自己辜负了王小波笔下的黄金时代。习惯了上课下课抓紧时间睡午觉的日子,有了接触外面世界的机会结果却是对所在城市的了解还限于刚开学时的所见,慢慢的习惯了意识不到春夏秋冬季节轮转的日子,再也不会在为春天逝去而难过。时间改变了我,我可以看着蓝天下灿烂的阳光一寸寸流失而丝毫不起波澜,我会看着别人到处游玩的照片默默羡慕一会再若无其事的做自己的事,我也会在叽叽喳喳的讨论了一晚上的出行计划后告诉自己不要当真,是我主动变了,变得可以忍受无可奈何的无聊了。那么,我就可以把浪迹天涯的梦想交给那些依然热血沸腾的人了,我终不是适合这项事的人,时间的磨练,把我变成了我意想不到的那种人,过起最常见的生活。
 
  不遗憾自己还没有面对真实的社会便已丢盔弃甲,把当初的一个个梦想,一份份热血丢的不知所踪。因为我清楚的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人,对自己了解的越深越明白自己没有改变平庸的能力,曾经的信誓旦旦只是年少无知时的轻狂自大,但没有后悔,正因为有了当初的理想主义,现在接受起眼前的平凡才更加的释怀。
 
  对于生活,没有真正的浪迹天涯也可以有内心的无限驰骋,心自由了眼前的琐事不过是生命之树上的一点小插曲,无足挂齿。开头的那副景象是我心中永远的远方,它一直不曾消失过,就算终其一生也抵达不了,我也可以自由的说我去过远方。
 
  浪迹天涯的旅程就从心里出发吧。
 
  

相关热词搜索:梦想

上一篇:被风吹过的忧伤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