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九方手帕
时间:2018-01-12 20:50:48   作者:姚瑞林   评论:0 点击:

  不知怎么的,我非要写下这份记忆。  早晚而已。  因为,这份记忆最为明媚,就如春风吹过山岗,呼啦啦,草木疯长,无法阻挡。  离
  不知怎么的,我非要写下这份记忆。
 
  早晚而已。
 
  因为,这份记忆最为明媚,就如春风吹过山岗,呼啦啦,草木疯长,无法阻挡。
 
  离别在七月。
 
  青春朝夕作伴,寒窗青灯几年,一朝分别,各奔西东,再难遇见。
 
  照完照片,在毕业纪念册上留言。
 
  祝福的,牵挂的,哭泣的,诅咒的,都有。
 
  甲金篆隶楷草行。
 
  有一言难尽的,有千言万语的。
 
  豪放不羁的,规规整整的。
 
  笔走龙蛇的,小心翼翼的。
 
  然后,微笑着拥抱,用尽力气。
 
  然后,转过身哭泣,不忍发声。
 
  不让看见哭红的双眼。
 
  还有为了分别化下的淡妆,那时已经哭花,只有两道泪痕分明,犹如两把小刀,刺伤看者的心。
 
  谁没有过流着眼泪的青春?吐着烟圈的青春?一场酒后晕晕乎乎摇摇晃晃脚步踉跄的青春?打碎安放了几年梦境的寝室的玻璃的青春?
 
  可是她。
 
  最难忘却。
 
  她最普通。
 
  普通的平凡。
 
  平凡的寂静。
 
  其实我早已忘记了她的名字。
 
  她平素很少说话,一说话就会面红耳赤,也很少主动举手发言,点名站起来也是轻声细语的回答老师的问题。
 
  可是,就是她。
 
  在每一个人的毕业留言册里,都夹了一方手帕。
 
  我记得,我的这方手帕是猩红色的,方方正正的,四边分别有两道平行的白杠,连在一起,就像北方的窗棂。
 
  现在想起来,那猩红,分明是青春热血的颜色。
 
  记忆到此为止。
 
  因为不知道下面如何下笔。
 
  因为那时候她没有多余的钱。
 
  因为那时候她省吃俭用了一周才攒下了买四十九方手帕的钱,顿顿如吃猫粮。
 
  好像唯独自己没有。
 
  已经无法继续这个故事。
 
  因为早已不知手帕的下落。
 
  因为不知毕业纪念册丢在了哪段路上。
 
  因为即便想起她,我已经叫不上来她的名字。
 
  请原谅。
 
  时间太长。
 
  往事太荒凉。
 
  可是,我老是想起这方手帕。
 
  不,这不是手帕。
 
  这是分别时擦着泪眼的离愁。
 
  这是一方总让我感到突然而至的暖。
 
  前行的路上,我依然还会记起这方手帕。
 
  记起她。
 
  记起同步的岁月。
 
  最单纯,最干净的光年。

相关热词搜索:九方 手帕

上一篇:院中老邱
下一篇:冬夜抒怀(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