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春的午夜
时间:2018-02-01 22:55:26   作者:揭桂明   评论:0 点击:

  妈怎么还咳得这么厉害?明天一定要再带她去医院看看。午夜,听到母亲断续的咳嗽声,妻子关切地说。  好的。我应道。  我是一个小县...
  “妈怎么还咳得这么厉害?明天一定要再带她去医院看看。”午夜,听到母亲断续的咳嗽声,妻子关切地说。
 
  “好的。”我应道。
 
  我是一个小县城铁路公安派出所的副所长,妻子是当地县医院的医生,平时我们工作都很忙,自从女儿去年3月底出生后,父母便从乡下来帮我们照顾小孩,母亲本来身体就不好,到城里后,改变了她的生活习惯,加上劳累,再加上和我们的一些小摩擦,母亲愈显得憔悴和苍老,我心中总有许多愧疚。
 
  白天办案,我开车跑了200多公里的山路,已是一身疲惫。“叮呤呤……”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我从梦中催醒,一看,已是下半夜2点多,在医院当医生的同学怎会在这时给我打电话?
 
  “桂明,你妈一个人在我们这,要住院。”
 
  我心里咯噔一下,睡意全消,跳坐起来。“我妈?在医院?住院?一个人?什么病?”
 
  “是心衰!嘴唇都很黑!不过没多大问题,不要太紧张。”
 
  我赶忙起身,叫醒了也同样正在熟睡不知情的父亲一起去医院。
 
  冷清的病房里,母亲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吸着氧气、挂着瓶,床头柜上放着装有手电筒和医保卡、病例的塑料袋。看到我们进门,母亲强忍着泪水微笑着缓缓地说:“你们怎么都来了?没事,不要紧!宝宝在家没醒吧?”
 
  “妈,你都这样了还没事,也怪我前面没带你来,可你也太糟糕了,不和我们说一下,就一个人出来?”看着母亲的样子,我不禁掉泪了。
 
  “你今天在外面跑了一整天,很累,我想让你多休息,你爸有事也是睡不着的!”母亲仍旧微笑着说。
 
  “妈,你让我怎么说你好……”
 
  ——每每想起母亲,我脑海里就会浮现出这样的场景:依旧寒风料峭的早春午夜,年过花甲的母亲裹着棉衣,一手打着电筒、拎着装有医保卡和病例的塑料袋,一手扶着楼道的扶手颤颤巍巍地从三楼家中走下,走在只有路灯和一两个环卫工人的大街上,又慢慢爬上医院五楼的住院部(母亲从不乘电梯,会头晕),走走歇歇,喘着粗气,不时还有让人揪心的咳嗽……。
 
  小时候家境不好,母亲把所有的心血都放在培育子女身上,她四处求人,把我转到城里一所不错的小学念书,她说就是要饭也要供我们念出书。
 
  如今,我们早已成人,母亲却日渐年迈,身体也不如以往,工作是我们的事业,而子女却是母亲的事业,是她的骄傲,是她一生的成就。树欲静风不止,子欲养亲不待。儿子就是要饭也要好好赡养母亲大人!儿子生命中怎能缺少您呢?
 
  想着母亲,我又想起了那个早春的午夜。
 
  

相关热词搜索:早春的午夜

上一篇:一念起一念落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