滞留巴楚 去喀什之二
时间:2017-09-18 23:11:54   作者:朱坤   评论:0 点击: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亮的,刚刚适应了在火车运行的节奏声中睡着,整列车却停下来了许久没有开动,这是什么意思?等待着火车继续发出节奏好
 

滞留巴楚 去喀什之二

  天不知道什么时候亮的,刚刚适应了在火车运行的节奏声中睡着,整列车却停下来了许久没有开动,这是什么意思?等待着火车继续发出节奏好跟着继续迷糊的我,爬起来一看时间才7点零2分,列车在一个股道很多的车站停着。

  车窗外天色已经开始发亮,可以清清楚楚的的看清一切。天高云淡,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好天气。列车员丁慧梅(列车员名字是我从她的胸牌上看来的)善解人意,她低声地告诉我,列车停靠在巴楚站,大约晚点二个小时。

  滞留巴楚 去喀什之二

  睡不着了,我就朝外边张望。对面上水线上停着几节给戈壁无水站运水的水罐车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它们也是支援南疆铁路而来的,那上面归属乌局哈密房产公寓段字迹还没有改掉。

  我对这些戈壁无水小站运水的水罐车感到很熟悉,就不管不顾地叫正睡着的王波、陈继宏、李育新看。没有想到他们和我一样,对铁路的亲切感油然而生,快速爬起来观看。害怕火车开了,陈继宏还赶快拿出相机抓拍了几张。

  谁知道火车停下来不走了,根本没有开动的意思。好长时间过去以后,有了消息,前方有个叫八盘磨的地方,突降暴雨,为了安全起见,已经封锁了区间,中断了行车。

  雨水真的有那么大吗,这南疆不是很少降雨吗?列车员小丁收到了喀什同事发来的街道像河流一样的照片,大家不得不信了。

  真是十里不同天,无奈何我们只能坐在火车上等。我突然羡慕起昨天在乌鲁木齐南站候车时认识的,兵团医院“走亲戚”的队伍来,他们和我们一起上车,目的地刚好是巴楚。

  一个上午过去了,火车仍然没有开动的迹象。站场内飞来了一大群小麻雀,看来它们已经习惯列车开走后捡食,似乎它们也感到挺奇怪,就落到水罐车上开会,讨论着等了这么长时间了,这趟车为什么还不开走。几只鸽子没有这般的耐心,飞了来,又不耐烦的飞走了。

  窗外巴楚站的工作人员引起了我的注意。他们也不知道这趟旅客列车什么时候开,但是为了保证旅客的安全,就一直坚持在站台上立岗值守。早上天气有些凉,他们穿着大衣,太阳升起来后,气温不断上升,他们一件件地脱衣服,现在已经是短袖了。由于这趟列车大部分时间在夜间运行,就没有配备餐车。本来列车是早晨八点到达喀什站的,列车员们准备在喀什吃早餐,这都大中午了,列车员们只有忍着饥饿全部在坚守工作岗位,车上和地下有了两道安全防线。

  知道我们几个老家伙滞留巴楚,方方面面都在关心,电话从各处打了过来。喀什货运中心安排着巴楚货场给我们送饭,和我们同在一趟车上的喀什车务段党委书记也打电话让巴楚车站的同志去给我们买抓饭,不大一会6份纸饭盒装的抓饭就送上车来。陈继宏说列车员忙里忙外早餐都没吃,她们责任在身,还得干活呢,就让她们几个分着吃点垫一垫吧,大家表示同意,我们就吃了3份,让陈继宏把另外3份抓饭给小丁她们拎过去了。

  不知道前方的八盘磨,有多少铁路职工在辛苦,他们在风雨中为了抢修中断了行车的铁路而倾尽全力,也不知道有没有饭吃......

  中午两点,终于有了好消息,可以开车了。我一直盯着车窗外,想看看前方的八盘磨洪水把铁路祸害的成了什么模样。果真开车后不久就开始了减速慢行,铁路两旁的的戈壁滩成了河。可以看出有的地方路基破坏的很严重,补强工作量很大,雨过天晴后的维修施工,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滞留巴楚 去喀什之二

  火车走走停停,我们心里明白,火车不怕慢,就怕站,只要开动着,到达目的地就有希望。

  到了阿图什,有一趟客车被保留在一站台,那是一趟慢车,因为开通后列车会让太多,运行图调整不开,已经停运。我们这趟车只能停在了没有建起站台的二股道。列车员们打开车门,招呼到了家的旅客在碎石子的线路中间小心下车,旅客们很是配合,终于到家了,谁不高兴呢,中国的老百姓是最好的人们,他们很容易满足。

  滞留巴楚 去喀什之二

  看着阿图什的旅客们走完了,有两位看样子是领导的人用报话机指挥,要求阿图什的客运工作人员和列车员们配合,将一道停运的慢车上的150名旅客安全的转移到我们这趟列车上来,并且做好我们这趟列车旅客的思想工作,不要因为座位什么的起因发生不愉快。我悄悄问列车员小丁,才知道是在巴楚给我们送饭的喀什车务段党委书记,和库尔勒客运段的副段长,刚巧出差也在这趟列车上。

  好了,阿图什到喀什一路是绿洲,虽然列车晚点了十二个小时,已是夕阳西下,绿洲的景色吸引着我们,我们还是挺开心。

  2017.8.22

相关热词搜索:喀什 巴楚

上一篇:列车上 去喀什之一
下一篇:丸子汤 去喀什之三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