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上 去喀什之一
时间:2017-09-18 23:10:31   作者:朱坤   评论:0 点击:

  因为采编《光彩年华》一书,反映当下新疆铁路在一带一路的经济建设中的快速发展,新的一代铁路青工积极向上锻炼成长的风貌,陈继宏、王
 

列车上 去喀什之一

  因为采编《光彩年华》一书,反映当下新疆铁路在一带一路的经济建设中的快速发展,新的一代铁路青工积极向上锻炼成长的风貌,陈继宏、王波、李育新和我四个退休的老家伙聚到了一起,准备去喀什。知道喀什很远,所以李育新准备了许多好吃的,都是他自己在家里鼓捣出来的,闻着都很香。看来他退休以后厨艺见长。

  暑期还没有介绍,去南疆旅游的人很多,又逢许多自治区机关单位安排促进民族团结“走亲戚”活动,我们没有订上火车票,就同库尔勒客运段联系,上了列车员休息的宿营车。列车长月儿古丽和门可可很是热情。

  王波很操心,一上车就看开了天气预报,说是这几天喀什都有雨,可能要影响图像的拍摄计划,要做好不同选择和安排。反正李育新做的食品很好吃,我们吃的很开心,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

  毕竟老了,陈继宏看着看着需要采访的材料,构思着拍摄计划,就睡着了。只有王波利用这段挤出来的时光,义务为也是文友的李长啸准备出版的散文集《湿漉漉的乡土》进行第三次校正。

  我翻看着手机,欣赏着陈继宏先前发布的摄影作品《老船》。在暮色苍茫以趋平静的海岸边,停放着几艘到达了目的地的木船,不知道它们航行了多少年,经历了多少惊涛骇浪;也不知道它们曾经有过多少动人的故事和传说。

  老船曾有过自己的风光,但是天地间谁能经得起时间的磨炼和考验呢?老,是个时间概念。过去的新,变成今天的老;今天的新,也会变成明天的老。历史就在这种新陈代谢、新旧嬗变中不断延伸。任何生存都是一个过程,包括太阳和伟人、小草和平民,只是过程有长有短而已。重要的是不能怠慢时间。时间就是生命。怠慢了时间,也就怠慢了生命。

  老船这件摄影作品体现出了细节写实的魅力,栩栩如生的草地,老船身上斑驳的锈蚀,都被细微地刻划出来。远处是茫茫大海,水手和所有人都已经离去,尽管老船渴望下一次的航行,但是它不知道还能不能去继续航行,周围除了杂草和漫漫路的衬托,四野空寂,展示着一种无可奈何与壮心未已的孤寂和怅惘的情绪。

  照片拍的好,就有好多朋友点赞,胡杨乐曾还有感而发,题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诗话:“平生塞北江南,归来闲钓老船。”

  我摇醒陈继宏,叫他看这句好诗,他立马精神了起来,为这句好诗大加赞赏。王波受到感染,收起文稿,也凑了过来。他说有首歌叫什么旧船票?陈继宏说叫《涛声依旧》,王波顺口说了一句:“老船还在,涛声依旧。”

  说的好,我面前的老友王波就是这样。他在《新疆铁道报》的工作岗位上,写过多少文字,成就了多少人的文章,不知不觉中生了白发,如今退休了,依然痴心不改,为新疆铁路生产一线的职工鼓与呼,就像一艘在瀚海戈壁里奋力前行的老船。尽管他头发已花白,皱纹爬满额头;尽管他老眼开始昏花,身体笨重老迈,他却仍想抓紧分分秒秒奋力前行。敬佩之心,油然而生。

  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老船,都是这样过来的。陈继宏想起了三十年前他参与反映新疆铁路人艰苦创业精神,至今也有着广泛影响的《柳园人》、《风区人》,《高寒站区人》的策划和创作,李育新记起来他参与南疆铁路通车的种种情形。列车员休息的宿营车里不能大声谈话,大家只能压低嗓门轻轻地讲,用眼神和手势交流。

  车过库尔勒,暮色降临,列车进入了一段还没有改造的有缝线路区间,听着久违了老铁路车轮敲打钢轨接头的咣当声,在有节奏的震动中,就像在不断的重复着刚才王波说的句话:“老船还在,涛声依旧。”

  ......

  2017年8月21日晚速写

相关热词搜索:喀什 列车

上一篇:老柳树,心中的爱神
下一篇:滞留巴楚 去喀什之二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