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昼写意
时间:2018-01-03 19:09:51   作者:南山石   评论:0 点击:

  伫立在乡间公路口等车,无聊之中游目四望,眼里是一个灰蒙蒙而又寂寥的世界。  晴天里五六十里外的南山那起伏连绵的山脉,轮廓纤无。
冬昼写意
  伫立在乡间公路口等车,无聊之中游目四望,眼里是一个灰蒙蒙而又寂寥的世界。
 
  晴天里五六十里外的南山那起伏连绵的山脉,轮廓纤无。太阳努力地冲破层层云翳,勉强露出一张憔悴的黄脸,仿佛大病初愈,但他还是把仅有的微弱光芒,铺洒在荒索的大地上。
 
  狭窄视野内的田园,仍旧是一幅画卷。只是这由三种冷色涂抹而成的景观,色彩黯淡,透不出丝毫诗情画意。
 
  枯黄色是背景,是底色。你看,那一块块被镰刀和收割机礼遇过的耕地,残秸败秆长短不齐,俯仰各异,如同不屈于风刀霜剑的魂灵,在向季节证明着什么。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是有骨气的文人,对不受青睐的野草的盛誉。它们在这个缺少生机的时令,依然要占据上风,充当主角。这儿一片,那儿一摊,宽坦处,边角地带,但凡有土,就有它们枯黄的身影。各类野草倔强地保持着活时的精气神,试图弥补冬季的单调。
 
  被犁铧翻过的部分土地,极像镶嵌着无数鳞片的鱼背。表层的泥巴,几乎每一块都是外平内凸,挨挨挤挤。一行行,一道道,排列有序。这些耕地蒙着一层白茫茫的东西,远看以为是刚落的薄雪。一闪念之间,你就得推翻自己的判断,因为雪不会厚此薄彼,挑选着地方降落。老乡说,那是干土里析出的盐碱。虽然是白色,但白得不够彻底,不够纯粹,仿佛黄肌肤患上了破坏美观的白癜风。
 
  树木是画卷里不可忽略的景致。每一株都枝疏叶绝地静穆着,譬若一副乍开众多手指的胳臂。它们或者聚簇成林,或者哨兵般分布在路畔田埂,春夏之季的青翠乃至深秋时的娇黄,早被缺少鲜活感的灰褐色取代。就连那瑟缩于枝桠间的鹊巢,都让人睹着生怜。
冬昼写意
  坐在中速行驶的公交车上,偶尔还会望见纵横在田间地头的水渠。它们在作物拔节、抽穗等关键时期,立下过汗马功劳。此时失宠遇冷似的无人问津。犹如干涸的嘴唇,又如老农脚踵上记录沧桑岁月的裂纹。
 
  汽车缓缓地停下。县城的能见度不及乡下,到处是刺鼻难闻的气味。原来弥漫在城乡半空中的哪是什么“雾”,分明是烟霾和各种机动车尾气的混合体。
 
  我不喜欢这些年的冬天,尤其是从不下雪,动辄见不到蓝天的冬天。但我决不嫌恶冬天。因为我出生在数九寒天,这块土地是养育我的母亲。再者,没有冬季仨月的蓄养休整,何来下一个春天的鸟语花香!
 
  作为子民,我能做的就是拿起拙笔,深情呼吁人们低碳减排,并身体力行。除此之外,便是等待,满怀信心地等待!

相关热词搜索:写意

上一篇:流年忆雪
下一篇:敬一杯岁月的波澜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