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冬季
时间:2017-12-23 18:52:18   作者:慕妍   评论:0 点击:

  雪花飘飘洒洒,漫天飞舞,原本静静地雪花飞舞的精美,令人欣赏,倍感舒心惬意。午后,寒风凛冽,直入心扉,远处的行人猫着腰,相互挽着
爱在冬季
  雪花飘飘洒洒,漫天飞舞,原本静静地雪花飞舞的精美,令人欣赏,倍感舒心惬意。午后,寒风凛冽,直入心扉,远处的行人猫着腰,相互挽着胳膊,费力的向前行走,地上的雪被风刮的高山,丘陵,沟壑丛生,形成了别样的风景。
 
  “冬梅,你冷吗?把我的大衣穿上吧?……”赵洋关心的问妻子冬梅,看着妻子戴着厚厚的棉帽子,口罩上方,眼睫毛变成了白色,凝结成了白霜,这是一对夫妻,老公赵洋带着冬梅到县城医院去看病,遇到了风雪交加的天气。“不冷,我们赶紧走吧,等会医院该下班了……”,冬梅轻声的回应赵洋。“那好,我拉着你……”,赵洋边说边挽着冬梅的胳膊向医院的方向走去。此刻,风依然,雪花飘飘,洒满了这对夫妻的衣帽,当他们走到医院已经快十二点了。
 
  由于快到下班时间了,冬梅和赵洋只能先坐在医院走廊上的椅子上休息,“冬梅,你想吃什么?我带你吃饭去?……”,赵洋亲切的问冬梅。“这城里的饭店很贵吧?我们随便去小卖部买点吃的就行……”,向来省吃俭用的冬梅,最近因为胸口闷得慌,吃不下饭,日渐消瘦的脸庞发黄,因此赵洋带他到县城医院看病。赵洋看在眼里,疼在心上,好想好好关心妻子一次。
爱在冬季
  想当初,冬梅年轻貌美,清纯秀丽,嫁给他一个穷书生,当初的赵洋只是山村里的代课老师,身材清瘦,干不了农活,只有在村里当代课老师,尽管如此,冬梅还是欣赏赵洋是个文化人,会有出头之日的一天,并且鼓励赵洋继续学习,参加考试。当高考恢复的第二年,冬梅鼓励赵洋报名,参加高考,而她自己把家务农活全部承担下来,还要供养一双儿女上学。
 
  尽管如此,冬梅含辛茹苦的付出与努力支持赵洋,赵洋考上了师专,为了鼓励赵洋上大学,冬梅在家养猪养鸡,颇为能干,日子还算过得很开心。当赵洋大专毕业,分配到县城中学教书,冬梅满心欢喜的为赵洋打点行李,帮他做好吃的,每到星期天回家,赵洋试图帮冬梅干家务,冬梅总是不让赵洋帮忙,总说家里的活又脏又累,不是知识分子该干的活。冬梅从小在家帮着父母干农活,干活是一把好手,而且干净利落,她还是比赵洋看起来要苍老许多,尽管她比赵洋小一岁。
 
  由于赵洋的勤奋努力,冬梅的支持,没几年,赵洋从普通的老师升为中学校长。然而,冬梅默默无闻,从未有过任何的哀怨。只是近来胸闷心悸失眠,因此赵洋带他到医院里来。
 
  好不容易等到了下午上班时间,检查结果令赵洋震撼,冬梅得了胃癌,而且到了晚期。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拿着冬梅的检查结果,赵洋潸然泪下。稍等了片刻,他还是擦干眼泪,怕冬梅看见,因为冬梅不认字。
 
  但是看到赵洋发抖的手,拿着病例,冬梅猜到了几分自己的病情,然后轻声的问赵洋“孩子他爹,我究竟得了什么病……”,看着冬梅期待的眼神,赵洋沉静了片刻,回答冬梅“没什么大病,医生说你胃不好,需要住院观察几天,没什么大事,放心吧,孩子他娘……”,赵洋边安慰冬梅,边扶着冬梅回到了病房,然后对冬梅说“你先在这里等着,我给你去办住院手续……”,赵洋说完快步走出了病房,走到病房外面的走廊里哭泣,十几年来,贤惠的妻子,从来没有任何怨言,对自己对家庭,对孩子任劳任怨,如今得了癌症,这个如晴天般的霹雳,赵洋心彻底碎了。
爱在冬季
  那年的冬天,雪花飞舞,冷风寒凉,但在医院的病房里,赵洋对冬梅的照顾却是贴心,恩爱有加。可是上天偏偏不眷顾这个可怜的女人,她的病情日渐严重,只有药物在维持,拖延时间。
 
  在此期间,赵洋把冬梅平时不舍得买的吃的,用的,都给冬梅置办好了,冬梅满心欢喜的拉着赵洋的手说“有你真好,当初我就眼光好,没看错人,如果有来生,我还嫁你做老婆……”,听着冬梅的真情诉说,赵洋满眼泪水,却始终不敢落泪,以便引起冬梅的伤心难过。
 
  时间在悄然溜走,住了一个多月的医院,冬梅和赵洋说“我要回家,在这医院里住着,好吃好喝不说,每天没活干,心里问难受……”,赵洋执意不肯,冬梅含着泪说“你为什么非要让我死在医院里呢?死后我也是孤魂野鬼……”说着哭泣起来。“你尽瞎说,谁说死了……”,赵洋含泪回答。“你就别骗我了,你那天和医生的对话,我都听见了,我怕你伤心,所以没敢问你,再说我自己的身体自己知道……”,赵洋握着冬梅的手,泪水滑落下来。过了片刻,然后对冬梅说“好,听你的,我们回家,我们要永远在一起。”
 
  赵洋带着冬梅回家了,家里被18岁的女儿和10岁的儿子打扫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一对可爱懂事的儿女,给冬梅和赵洋身心不少。
 
  回家一个月里,尽管病痛的折磨,但赵洋和儿女对冬梅的关怀是贴心,暖心的。
爱在冬季
  一个冬雪的早晨,冬梅握着赵洋的手说“孩子她爹,我不能陪你了,我要走了,如果有来生,我还找你……”,说完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任凭赵洋与孩子们的号啕大哭,冬梅再也听不到了。那天早晨,漫天的雪花飞舞,寒风凛冽……冬依然漫长。

相关热词搜索:爱在冬季

上一篇:冬天太冷寒,用爱去温暖
下一篇:红尘漂泊远,思念是家园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