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战友马于飞
时间:2017-09-22 19:45:41   作者:李胜利   评论:0 点击:

  我是一九八一年十月参军的,三个月的新兵连训练结束后,我被分配到团管理股当通信员,就是在这个期间我认识了老马,也就是后来饰演毛泽...
我的战友马于飞
  我是一九八一年十月参军的,三个月的新兵连训练结束后,我被分配到团管理股当通信员,就是在这个期间我认识了老马,也就是后来饰演毛泽东的特型演员马于飞同志。
 
  马于飞在部队时并不是叫马于飞,他的原名叫马其星,笔名马金星;于飞是他自己在踏入影视圈后给自己起的艺名,是取自凤凰于飞的典故;当时是我们北京军区高炮六十七师六二五团政治处宣传股的一名报道员;说实话,那时候我们谁也没有看他长的像毛主席,也没有人把他与毛泽东联想在一起,我和战友们都叫他老马,这在部队称呼一个老兵算是一种尊重,而老马对我也挺好,很大原因是我年龄偏小,老兵们喜欢逗我玩,所以老马乐意让我到报道组找他玩,我也就颇为自豪的成了老马的跟屁虫。
 
  马于飞的家乡是山东省夏津县东李官屯镇张法寺村;是1978年十月参军入伍的老兵,和我的第一任班长张庭旺是一个村的;老马上学的时候成精很好,只是那时候全国上下都在批林批孔,批判“四人帮”;学校的老师和学生整天都在忙着写大字报,而那时的高考并没有被大多数学生所重视,以至于老马在高考时以三分之差名落孙山;老马的父亲是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民,淳朴善良;在他的观念里,没有本事的农家子弟要想出人头地,光宗耀祖,只有两条路:第一是考上大学,第二就是参军,而老马的落榜,也就只剩下参军一条路了,所以就让老马报名参军了。
 
  到了部队后,老马看什么都是新奇的,每一次看见连队通信员取报纸回来,都要缠着要一张解放军报或者是战友报拿回宿舍一遍一遍的看,慢慢的老马的心里也萌生了写作的冲动;在以后的学习训练中,只要老马认为是能感动自己的人和事,都要在第一时间记到小本上,经过整理后发给报社,在无数次的退稿,一如既往的坚持下,老马的文章终于在解放军报发表了,刚开始也只是豆腐块那么大的篇幅,随着数量的增加,老马在连队就出名了;再后来老马也就顺理成章的被调到团政治处宣传股报道组当报道员。
我的战友马于飞
 
  老马这个人性格好,无论和谁说话都是一副笑呵呵的模样,我参军之前没怎么看过书,每次考试基本都是鸭蛋,我的班主任曾经说我是一辈子打牛腿的命;自从认识了老马,我有事没事就往老马的宿舍跑,老马宿舍的书籍,报纸杂志被我翻了个遍,老马也从来不生气,还劝我说:喜欢的话就拿回去好好看,好好学;再后来老马就有意无意的给我讲什么文学的三要素,通讯报道的时、事、人、地、故什么的;只可惜那时候南疆自卫反击战正让全国人民掀起学习英模的高潮,许许多多的军中男儿都盼望着上前线,当英雄;我也毫无例外的割破手指,写下血书交到班长手中,只不过这种冲动后来没有了下文,不了了之。但是对于学习新闻报道,读书写作的热情也渐渐降温了。
 
  就在老马即将转志愿兵的时候,一九八五年百万大裁军的一声号令,我们团被撤销了番号;政治处领导问老马愿不愿意走,要是不愿意走,就想办法把他调入其他部队;而老马说能穿上这身绿军装,把青春献给军营,就已经是一生最大的骄傲了,不想再给首长添麻烦。就这样,老马脱下军装,离开生活了七年的军营回到家乡。
 
  回到家乡不到半年,老马的父亲就因病去逝了,办完父亲的后事,老马收拾起行囊,到一个老乡在北京承包的建筑工地上打工,这一干就是一年多,一次,老马去一个理发店理发,快理完的时候,理发的老师傅对着老马左端详右端详,把老马搞得直发懵,老马就问:师傅你看的我心发慌!没想到师傅却说:我越看你越像个名人。老马一下子好奇起来:师傅你就直说我像谁吧?师傅说:你自己对着镜子看看你像不像毛主席!真是没想到啊!老马这一看连自己都惊呼了一声“还真像哩”!
 
  打这开始,老马又有了新的想法,他一到休班的时候就跑到北京电影制片厂门口等着参演群众角色;真是皇天不负苦心人,一次,电视剧《李立三》导演在挑选群众演员时发现了老马,就让老马去试镜,没想到,这一试就成了老马人生的又一个重大转折点,老马以其酷似毛泽东的造型被定为毛泽东的扮演者。这以后老马又先后在《水的女儿》《青年毛泽东》等影视剧中出演毛泽东,其中《水的女儿》获得电视剧金鹰奖,老马也以其形神兼备的演技感染了观众并得到广泛赞誉。
我的战友马于飞
 
  2003年,老马东拼西凑了五十万元,在北京注册成立了北京飞鸣伟业影视文化艺术传播中心,成了一名真正的毛泽东特型演员和影视制作人;战友们也都把老马的公司当成了在北京的中转站、根据地;只要有战友去找他,无论多忙他都要亲自接待奉陪,一醉方休。
 
  2008年10月16日,老马在前往黑龙江省哈尔滨演出的途中突遇车祸,不幸逝世。那一年老马刚刚五十岁。战友们把这个噩耗告诉我时,我一个人喝了一瓶二锅头,哭的一塌糊涂。
 
  现在,我又慢慢的开始了读书写作,想着在有生之年能把自己的一些经历用文字记录下来,但是每一次提起笔的时候,脑海中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老马,想起老马喜欢说我的那句:“小李子,你个小新兵蛋子”。
 
  ——作者:李胜利,军人出身,现供职于河南能源义煤集团常村煤矿。

相关热词搜索:战友 马于飞

上一篇:教师节不快乐
下一篇:最后一页

分享到: 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