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渴望是个兵
时间:2017-08-01 20:43:20   作者:姚瑞林   评论:0 点击:

  我一直都很纳闷,我十七八岁左右的时候,父亲为什么就不让我去当兵的呢?  我当年也是一米七五的个子,身体健康,结实的不得了,而且

  我一直都很纳闷,我十七八岁左右的时候,父亲为什么就不让我去当兵的呢?

  我当年也是一米七五的个子,身体健康,结实的不得了,而且还能写会画,能说会道,家庭出身贫农,政审应该绝对没有任何问题。

  我们村上几个当兵的从部队转业到地方,或者复员回家乡,都过上了不错的生活。

  现华叔从部队转业到棉花公司,现怀大爷从部队转业到淮北煤矿,西头的三老爷元俊从部队转业到新集高中当了后勤副校长,四老爷元理从部队复员回村,当了几十年的大队书记,他的侄儿现元叔也是从部队转业回来,当了一名远近闻名的赤脚医生。

  就连我小姑那头的二弟从部队转业后,也到了乡政府当了武装部长,天天穿着从部队带回来的绿色呢子风衣,骑着嘉陵摩托走乡串户,威风凛凛,帅气逼人,看着让我羡慕的不得了。

  我的父亲说我:“你要是敢去当兵,我就打断你的狗腿!”

  当年父亲的话对我来说就是一言九鼎,根本不容辩驳,从此以后,我都绝口不提再去部队当兵的事了。

  但是,即便到如今的年龄,每每看到身穿绿军装的军人,我都会紧盯不放,直到他们消失在我的视野之外,然后怅然若失很久很久。

  父亲跟我说,他的父亲、我的爷爷,曾经郑重其事地告诉他:“好铁不打钉,好男不当兵!”

  我问父亲当年爷爷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人家不是都说:“当兵后悔三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吗?”

  父亲说,当年血战台儿庄之后的一个月,他的父亲、我的爷爷,跟他叔叔从我们安徽小姚庄出发,推着独轮车到山东去贩卖粮食,经过台儿庄的战场,那轱辘碾过的淤泥,溅起的都是血水,不知道是国民党兵的,还是日本鬼子兵的,着实触目惊心,也因此让他们恐惧不安:“如果不打仗,不管是国民党的兵,还是日本鬼子的兵,都是活生生的人啊,战场上枪子可不长眼睛,一声令下,必须向前冲,可谁知道能不能下战场?谁知能不能看到老娘亲?”

  所以回来后的爷爷,再三嘱咐我的父亲,家里的男丁,一律不能去当兵打仗。

  父亲也忠诚地遵循、履行着爷爷的嘱托,所以,他的三个儿子,我们兄弟三个,始终坚持不让我们到部队去当兵。

  有时候我也会幻想,如果我是一名军人,是一名士兵,我绝对是一名勇猛、刚烈的钢铁战士,一个敢打、敢拼的血性男人。

  我会手握钢枪,巡逻在祖国的边防线上。

  大漠边关的冷月,在我的眼里,绝对是不一样的风花雪月。

  我决不允许有外敌踏入我值守的地界半步,如果他们胆敢来犯,我绝对会拼尽全力让他们有来无回。

  即便失败,临死时,也要咬下他们一口血肉,咽入肚里:“胆敢犯华者,虽远必诛!”

相关热词搜索:一直渴望是个兵

上一篇:把爱放在心里
下一篇:我的学车之路

分享到: 收藏